第3部分阅读

    ,你是不是觉得很开心?」

    「系,沙织有机会服侍主人觉得很开心。」这些像女奴似的说话,令沙织下体产生甜美的刺激。

    内村的Rou棒又再次葧起。沙织的面部贴住内村两腿间的一堆黑色耻毛,她嗅到Jing液的气味。沙织更加兴奋沙织想去吸啜内村的棒棒,但是内村很冷淡地推开沙织的头部。

    「你不必啜我的棒棒,舐我的肛门吧。」

    「是……肛门?」

    「对了。」

    沙织听完内村的回覆后,转到内村的背面去,她用手指撑开内村的股沟。沙织撑开内村的股沟后,内村的肛门露了出来,沙织用舌头上下地舔舐内村的敏感部位。织将自己的舌头尽量伸长去接触内村的股沟处,她的舌头灵活地在内村两股之间走动,留下一些涎液。

    「鸣……」内村的股沟有很高的敏感度。美女沙织将舌头慢慢移向内村肛门时,内村感到前所未有的兴奋。

    「呀……主人……沙织舐啜你的肛门……」沙织的美貌埋在内村的异臭股沟之间,它将舌头伸入内村的肛门内。

    「但是你的手法很纯熟呀!」响子的蔑视说话令沙织内心极度痛苦,赤裸躯体的深处感到激烈刺痛。

    「沙织,你也去舐响子的肛门。」内村推开沙织。

    「主人,我来舐你的肛门。」

    「你肯吗?」

    「我肯,我还觉得很荣幸。」沙织将响子下身的黑色底裤脱下,露出响子丰满的双臀。

    「呀……很性感的屁股呀……响子,你真是了不起。」沙织揭开了响子的股沟,用舌头上下地舐响子的肛门。响子的肛门比起内村性感几倍,敏感度比内村高几十倍。沙织将自己的舌头伸长去接触响子的肛门,沙织像一条狗似地舐响子的肛门。舌尖直伸入响子体内,沙织嗅到响子股沟之间的异味,这股异味反而令沙织更加兴奋,沙织拼命将舌头仲入响子的肛门内。

    「啊……很快感。」内村的棒棒大量充血,强力地竖起。

    「呀,好味……主人的肛门很好味……沙织喜欢呀。」沙织被变态的喜悦侵入脑袋,沙织像一条狗似地舐凌辱者的肛门,舌尖伸入响子体内。另一方面,沙织的右手用力紧握着内村已经充血的Rou棒。

    「你用像妓女似的手法。沙织,你是不是和很多男人上过床?」

    「呀……我不懂得使用像妓女的手法,沙织没有和很多男人上过床。」

    响子感到甜蜜的麻痺,甘味电流由菊花状的肛门一直上传到响子头部,令响子全身毛管竖起。响子从来没有想过被别人吻肛门会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快感,响子合上眼睛,陶醉快感的喜悦中。

    「呀,主人……很好味呀……」沙织的唾液沾上响子股沟上,沙织不停用嘴唇和舌头服侍响子。沙织在舐响子肛门的同时,内村从背后贯穿沙织的身体,沙织的荫道紧紧咬着内村的棒棒。

    一番抽锸之后,内村射出Jing液。

    有人敲门,侍应生来收回晚餐的食器。

    内村和响子穿上了睡袍,而沙织仍然全身赤裸。沙织全身赤裸地去开门,她的美貌还残留着性事后的韵味,沙织两腿间的荫唇滴出刚才内村射入的Jing液。

    侍应生看见沙织的滛荡气氛捰体而瞪大眼睛,他开始收拾食器。

    内村在沙织耳边说了几句话,「怎能这样做?」沙织的面颊泛出红霞。她知道若果她不答应的话,内村会将她全身赤裸地推出房间外面。她无可奈何之下点头答内村的要求。

    「侍应生……」

    「有甚么吩咐?」年轻的侍应生盯着沙织赤裸的身体。

    「请你拿剃刀来。」

    「厕所内有剃刀。」

    「我不能用那种剃刀,我会流血。我想用电动鬚刨来剃掉自己的耻毛。请你拿电动鬚刨给我好吗?」用手掩着Ru房和阴沪的沙织满面通红。

    「你要剃掉耻毛?」

    「是他叫我剃掉耻毛给也看。」沙织走近侍应生,侍应生嗅到一阵甜美的体味。

    「我知道了,我立刻去拿。」侍应生急忙地走到外面去。

    「沙织,漏了叫他拿剪刀来。」

    「剪刀?」

    「若果不用剪刀先剪短耻毛的话,鬚刨便不能剃掉耻毛。」内村命令一丝不挂的沙织走到房外面去追那个侍应生。

    沙织用手掩着Ru房和阴沪在酒店的走廊中走动,沙织的臀部剧烈地跳动。当她走到职员专用升降机前时,那个侍应生看见全裸的沙织出现在他面前,也被吓了一跳:『难道这个美女有露体狂?』

    「对不起,侍应生先生……」

    「你这个样子……」侍应生看见这个一丝不挂的美女在酒店奔跑而感到十分愕然,他顿时不知自己应该甚说甚么才对。

    「对不起,我这样走出来!」

    「不要紧……」侍应生的眼睛已经不能自制,他紧盯着沙织身体最敏感的部份。

    「请你拿剪刀给我。」

    「我会拿剪刀给你」

    「谢谢你。」沙织急忙地走回房间去。

    走到半路的时候,突然一间房的房门打开了,里面走出一个中年男人。

    「啊……」他看见一丝不挂的沙织时,不禁惊叫一声。沙织立刻飞奔地走向自己的房间去,剧烈的羞耻心带给沙织暴露的快感,快感走向了沙织全身,沙织开始浑身发软麻痺。

    「呀……很刺激的感觉。唔……沙织是不是变态呢?」

    沙织回到房间之后,看见响子和内村正在等着她,内村伸手摸沙织的下体。

    「呀……不要摸……」

    「哗,沙织,你湿得很厉害呀!沙织,当众暴露会有你有快感?」内村在沙织面前摇动染满嗳液的手指,织双腿发软跪在地上。

    侍应生拿着电鬚刨和剪刀来到七○五号房敲门。他想到开门的会一个全身赤裸的美人儿,所以棒棒已经葧起。

    「要你们久等了。」

    响子穿着黑色底裙去开门。响子看见侍应生的样子,知道他必定很失望。

    「到这边来。」响子带侍应生入房。

    「呀……」侍应生被吓到目定口呆。全身赤裸的沙织像一个大字地躺在餐台上,她的手和脚都被缚在餐台脚上。

    「呀……请你不要看我呀……」

    沙织合起眼睛,但是她很清楚地知道响子、内村和侍应生都在盯着她被紧缚的赤裸身躯。沙织感到无比羞耻。

    「侍应生先生,请你剃掉沙织下体的耻毛。」

    侍应生听了响子的说话之后,猛力地吞了一啖口水。他嗅到响子身上散发出来成熟的香水气味。

    「我……真的可以吗?」侍应生拿着剪刀走到沙织的身边。

    他在这么近距离看着沙织的下体感到无比兴奋,他觉得呼吸困难。在耻毛之间有一团粉红色的嫩肉,侍应生吞了几啖口水之后才能定神地站稳。

    「沙织,快些说你想我们怎样做?」

    「系,内村先生,响子小姐。侍应生先生,请你剃掉我的耻毛,我想你们看清楚我的荫唇是怎样的。」

    「是吗?我也很想快些看看你的荫唇真面目。」

    沙织说完之后满面通红。她说出这样无耻的话,当然是内村的命令,但是这番话亦是沙织的内心想说的话。说完之后,沙织内心非常兴奋!沙织被两个男人看着自己被缚着的捰体,一则感到羞耻,而另一方面则感到像吃了迷幻药似地快活兴奋。她的嘴唇像邀请他们侵犯自己似地半开半合喘气。

    「真的可以吗?」

    「可以……」沙织合上眼情,用鲜红灼热的嘴唇回答。

    侍应生用剪刀剪短沙织的耻毛。

    「呀……呀……」沙织感到冰冷的剪刀在她的耻丘上来回走动,沙织的阴肉不自制地抽动,Yin水从荫唇中流出来。

    内村和响子走近看看沙织被剪短耻毛的耻丘,内村忍不住用手抚摸这个差不多已经是不毛地带的耻丘:「不要剃一半,快些剃净它。」

    沙织的雪白肌肤泛起粉红色,她的||乳|头高高竖起,沙织的背部拱起,面部表情像很难受似的。

    「侍应生先生,快些用电鬚刨剃净她的耻毛。」

    侍应生再吞一啖口水,他感到既兴奋又紧张。他将电鬚刨拿在手上,他的手颤抖得很厉害。他开动电制,电鬚刨发出「兹兹」的声音。沙织听到这种声音时全身肌肉抽紧,呼吸变得困难。

    「呀……我很怕……」沙织的朱唇发出急速的喘气声音,她的身体在不停扭动:「呀……停手呀……」

    「沙织,不要动呀,否则会割伤你。」

    「为甚么一定要剃掉沙织的耻毛?我……」沙织眼框充满泪水。

    响子用嘲笑的口吻说:「你见过雌狗的阴沪有毛的吗?」

    「呀……沙织不是狗……是个女人……」

    电鬚刨的震动一直传到媚肉深处,产生异常兴奋的刺激,沙织的荫唇接触到电鬚刨的刀片,「呀……呀……」沙织全身抽搐,腰部拱起,手脚痉挛。

    「啊,连剃荫毛也会引起高嘲……」响子盯着沙织的下体自夸自讚地说。

    高耸的耻耻丘变成一片苍白的不毛之地,荫唇之间有一条粉色的肉缝。响子及内村是第一次看见这样活色生香的女阴。

    侍应生用一块热毛巾拭抹沙织的耻部,「呀……呀……」沙织半开的嘴唇发出低沉的呻吟声,沙织的下体完全无遮无掩显露人前。

    「原来女人的肉缝是这样的。」内村和侍应生聚精汇神欣赏沙织的耻沟。

    「耻毛被剃光的感受怎样呀?」响子嘲笑地说。

    「呀……很难为情……你把我的身体弄成这个样子,太过份了。」沙织想到自己这个没有毛的样子怎再见考次先生,她越想越伤心,最后终於破声痛哭起来:「鸣……呜……赎……沙织的身体……终於变成一只狗似的。」

    他们将沙织解下,美肉已化为滛具。

    ※※※※

    沙织上班的服装有些改变,她穿上极短的贴身裙,上衣特意夸张丰满胸部的美感。和以前扑素的衣着相比,现在的沙织性感得多了。

    每天早上沙织都将短裙拉高,让内村及响子看自剃毛后的私|处。在公司的厕所、女更衣室及走廊地方,沙织将自己满佈剃刀伤痕的私|处给响子及内村检查,看看她有没有依照吩咐剃毛。沙织乾脆不穿内裤,只要一拉高短裙就可以让响子和内村为所欲为。

    沙织只穿上一条吊带丝袜,在挤迫的电车中,很多好色的男人看见沙织的性感衣着都忍不住走近她去碰她的身体,他们摸在沙织的下体时,立刻发现沙织剃了毛。在电车中,沙织经常被人露骨地授抚下体和胸部。

    「原来你没有穿内裤的。」在电车中,很多人望着沙织讨论她的身裁。

    「你剃掉了耻毛?」摸过沙织的大都会这样说。

    但是沙织完全不理会这些人,沙织任由喜欢的人去摸弄自己的身体,因为,沙织被完全不认识的人抚弄会产生被虐的快乐。她只穿迷你裙和不穿底裤上班,每次都流出很多Yin水。

    一个男人用手指插入沙织的荫道,当他撩动手指时,里面的Yin水发出古怪的声音,那个男人亦被沙织的丰富Yin水吓了一跳:「你的X欲得不到满足吗?」

    沙织将那个男人的手拉开,若果任由他继续撩下去的话,沙织会在电车中产生高嘲,到时就麻烦了。

    那个男人再次攻击沙织的阴核,「呀……」沙织发出娇声,引起全车人的注视。沙织看见周围的人望着自己泛起红霞的面颊更加兴奋,她的下体好像收缩到不再存在。

    ※※※※

    考次每星期约会沙织大约两次,每次都是去吃东西。但是有一晚,考次叫沙织去酒店:「我预约了酒店的房间。」

    沙织没有拒绝考次,虽然沙织已经成为内村及响子的狗奴隶,可是,沙织仍是喜欢考次,沙织乐意奉献一切给考次。

    考次带沙织进入一间高层海景豪华房间,沙织不敢相信面前的一切。考次抱着纱织和他接吻,内村从来没有和沙织接吻,沙织的心已经交了给面前的考次。

    「呀……考次,抱着我……我已经是你的女人……」

    考次伸手去解开沙织的上衣。

    「啊……先关掉……电灯。」

    沙织在阴暗的灯光下露出雪白的胸哺,考次吸啜沙织的||乳|头,沙织全身在颤抖,毛管竖起,沙织的Yin水从肉缝流到大腿上。

    考次解开沙织的短裙。沙织不想让考次看见自己不穿内裤和下体没有耻毛,她推开考次的手:「原谅我……只是胸部……」

    考次并没有发怒,他以为沙织是一个很保守的女孩子,他最喜欢这类型的女孩子。考次抱住沙织:「你很可爱,你是和我最相衬的女孩子。」考次带着微笑地说。

    考次是一家大规模电机公司的太子爷,所有女人都希望和他发生性关系来得到金钱和地位。但对考次来说,所有女人都是太易得手,那些太随便的女人令他生厌。心面前的沙织却死守最机一线,令考次感到沙织特别有意思,对她产生特别兴趣。

    沙织感到有必要取回内村的那卷录影带。

    化为X奴隶

    「我有件事求你,请你将那卷录影带还给我。」沙织望着内村说。

    「不行,那卷录影带是我的自蔚用录影带。我每晚都看那卷录影带,每次看见沙织可怜的样子,我的Jing液便会喷射而出。」内村喝了一口啤酒之后,面上露出滛猥的笑容。

    「你……每晚都看那录影带?」沙织的美貌变成红色。

    他们两人并排坐在酒吧的柜台。内村忍不住伸手入沙织的贴身短裙内抚摸沙织的大腿:「沙织,你的肌肉很嫩滑。」

    「不要在这地方摸我。」

    「那么,我们到外面去摸吧。」内村将手指插入沙织的荫道口。

    「不要……不要这样。」沙织拉低短裙,夹紧双脚。

    酒吧内灯光灰暗,轻微的钢琴声传遍整个酒吧。内村撑开沙织的荫唇,用手指摸在沙织的阴核摩擦。

    「呀……停手……」沙织望望身边的环境,酒吧内的人都在高兴地谈话。

    内村看着沙织的忧郁表情,内村的手指在沙织的紧身裙里面活动,那只手指快速地摩擦沙织的阴核。

    「不行,我……已经开始兴奋。」沙织的面孔露出性的喜悦表情。

    「沙织,你将上衣的钮解开,让侍应生看看你的丰满Ru房吧!」

    「不行,其他人会看见。」

    「是吗?你怕自己被快感侵吞吗?沙织,你有露体狂。」

    「你不要太过份。」

    沙织内心觉捉内村的说话是事实。现在,沙织的下体已经流出Yin水。内村的手指像插了入水池中。

    「你想要那录影带的话就照我说话去做。」

    「那录影带……你肯交给我?」沙织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内村。

    「快解开上衣的衫钮。」

    沙织用颤抖的手解开上衣的钮,杏色半胸胸围包着两个丰满的肉球,深深的||乳|沟令人想将头埋入去,沙织的胸部散发出浓烈的香水气味。

    「将所有钮解开。」

    「系……」沙织将所有衫钮解开。

    因为沙织面向柜台而坐,其他客看不见她已经解开了衫钮,但是水吧侍应生却清楚地看见沙织在宽衣,他的眼睛瞪大,望着沙织高耸的Ru房。

    「一杯威士忌加水。」内村向侍应生说。

    侍应生拿着酒送到沙织面前,沙织用两手遮着露了出来的胸部。但是,沙织的含羞答答表情却令侍应生下体胀大,他的眼睛尖锐地盯着沙织一对半露的丰满Ru房。

    「多谢。」内村拿起那杯威土忌加水。可是,内村的手一滑,那杯威士忌溅在沙织的胸部。

    「呀……」沙织的胸部湿了,胸围变成透明,||乳|头很明地显地暴露出来。沙织垂下头来看看自己的胸部,沙织看见自己的||乳|头浮现出来。

    侍应生将手帕交给沙织。

    「请你替她抹乾净。」内村向着侍应生说。

    「系。」侍应生得到男客人的许可去接触美人儿的胸脯真是求之不得,他用手帕抚摸沙织的丰满Ru房。

    「呀……不必麻烦你了。我自己抹就可以。」

    「沙织,由侍应生替你抹好了。」

    侍应生急不及侍用手帕拭抹沙织的胸哺。

    「沙织,你的胸围湿了,很不舒服。」

    「我不觉得不舒服。」沙织的面颊已经红起来。

    「把胸围脱下。」

    沙织摇头表示她不愿意。在摇动时,她的耳环发出闪闪金光。

    「你还想要回那卷录影带吗?」

    「但是……要我在这里脱胸围……」

    沙织的身体露出喜悦的疼痛,她的||乳|头葧起,胸围上突出两点。这样的感触令沙织发出甜美的痲痺呼声。

    「快脱吧,沙织,其实你是想脱掉胸围,给大家看看你的Ru房。」

    内村好像可以看透沙织内心似的,他用力拧沙织的阴核,沙织的Yin水汹涌而出。

    「你是不是很想看看这个女士的Ru房?」内村问他面前的水吧侍应生,侍应生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沙织的胸部。

    「你要是想看,我给你看看这个女人的Ru房。」

    侍应生用贪婪的目光看着沙织的胸部,沙织被这暴露癖刺激到面鲜红色。胸围的细绳已经被解下来,||乳|杯垂下来,沙织的赤裸Ru房坦露在各人面前,侍应生的眼睛发出欲望的光芒。

    「你觉得这个女人的Ru房怎样?」

    沙织用两手掩着||乳|头,Ru房其他部份赤裸也暴露在侍应生眼前。

    「这个女人的……Ru房……很美丽,Ru房形状……很迷人。」

    听了侍应生这番说话之后,沙织的下体剧烈绞动。

    「……多谢你的……讚美。」沙织的妖艳眼睛望着侍应生。沙织的身体在燃烧,她想将身上所有衣服脱光给全场所有人欣赏。

    「这个女人没有穿内裤,你想不想看看她的贴身短裙里面的东西?」内村异常兴奋。

    「我想看……」侍应生的嘴唇已经灼热至完全乾涸。

    「沙织,拉高你的紧身裙给地看看你的阴沪。」

    「……我办不到……」沙织一听到内村叫她暴露自己的阴沪便全身酸软,下体更加湿润。

    「沙织,你让他看看Ru房便流出很多滛冰,若果你给他看看阴沪便会加倍快感。你以前也曾试过当众裸露,何必感到难为情?」内村的两只手指已经陷入沙织的荫道内。

    「噫噫……」沙织叫出娇哼的声音,酒吧内响起沙织近乎女高音的叫声,正在倾谈的各人都转过头来看看柜台的一边。

    内村将沙织的上衣从肩部剥下。

    「呀,不要……」沙织当众裸露上半身,沙织的心脏差不多要爆发。在一瞬之间,沙织全身麻痺。

    「沙织,你想要回那录影带的话,就要拉高短裙。」内村拉着沙织的肩部,将坐在高脚转椅上的沙织拧向外面。本来沙织是背着所有酒吧客人,但是现在她却面向所有人。

    「呀……不要看。」

    内村拉住沙织双手,沙织外形优美的Ru房显现在酒吧内所有人的面前,很多尖锐的目光瞄准沙织的Ru房。

    「沙织,给他们看看你的阴沪。」内村在沙织耳边轻轻地说。

    沙织被暴露的快感埋没了理性,她用麻痺的双手拉住贴身裙脚,慢慢把短裙拉高,她的雪白大腿夹着的东西慢慢地暴露出来。

    「呀……沙织……不可以给他们看……我的下体……耻毛已经剃光……我怎可以让那么多人……看……我的……光头耻丘和……荫唇?」沙织所残留的理性阻止沙织将她的光秃耻丘和荫唇暴露在众人面前。

    但是,她内心的快乐和兴奋终於征服了这股抵抗力,沙织继续将自己的贴身短裙拉高。沙织的手开始颤抖,沙织丝袜对上的雪白大腿经已暴露出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沙织雪白到眩眼的柔肌肤上。沙织将短裙拉高至腰间,裙内风光尽现人前。

    「啊……」酒吧内的人因为有个性感尤物赤裸上身及暴露下体而感到惊惧,但是最令他们惊愕的不是沙织的美貌和她的大胆暴露,而是她是个下体没有耻毛的美女。

    「呀……沙织……很难堪呀……」

    「沙织,将双腿分开,让大家看看你的肉缝里面。」内村向着沙织说。

    「……要我分开双腿给他们看肉缝……」沙织的漂亮面孔左右摇动看看酒吧内部的情形,酒吧里面满佈闪闪发亮的眼睛,这些眼睛都看着沙织。

    「呀……不可以给他们看……」羞耻的火焰烧焦沙织全身。

    暴露身体要害的快感最后战胜了沙织的理性,她的理性像股微风似地离开沙织的身体。沙织将自己双腿分开,完全没有耻毛的大荫唇张开,剃毛后的大荫唇呈现阴暗的蓝色,两片暗蓝色的大荫唇之间有张开了的浅粉红色小荫唇。

    酒吧内突然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停下来不喝酒不倾谈。沙织张开了阴沪之后,她感到所有人的目光化为葧起了的棒棒,从四方八面插入自己的阴沪。酒吧内的人都因为这个赤裸的美人而眼前一亮。

    「撑开荫唇给他们看看,沙织。」沙织的耳边响起恶魔的声音。

    沙织已经完全被暴露的快感支配着。她弯低腰,双腿屈曲,沙织的双手将左右荫唇分开,闪亮的Yin水从阴沟滴下。

    『呀……大家过来……过来侵犯我……呀……呀……快些来……』

    「沙织,脱光衣服。」

    沙织站起来,她的双||乳|摇荡不定。酒吧内的人都好像停止了呼吸等待沙织的表演。沙织被那些人的尖锐及灼热目光烧伤了身体暴露的部份,但是这样的目光却带给沙织无比快感,沙织已经陷入迷惑境界。

    沙织将短裙上的扣解开。贴身短裙「沙」的一声掉在地上,沙织已经三点尽露,她只穿着吊带丝袜和高跟鞋。酒吧内的大都被沙织的大胆露骨表现而吓了一跳,很多人交头接耳。

    「沙织,将手指插入下体。」

    沙织坐回转椅上,在场所有人又一次陷入寂静之中,等待沙织的新动作。沙织想了一会之后,将右手的食指插入荫道内,大家都可以看见沙织粘湿的阴沪和沾满嗳液的手指。沙织的手指在阴沪内撩动,Yin水奔流而下,转椅上湿透了一大片。沙织看看酒吧内部,沙织自己也不相信会在这种地方做如此滛猥的事。

    『呀……这是一场恶梦……不是真的……』

    「沙织,站到柜台上去,让大家可以看得更清楚。」内村用命令的口吻说。

    沙织转身爬上酒吧的柜台上,她的赤裸而浑圆臀部向着所有人。她将下身抬高,股沟之间的肉缝和肛门隐约可见,酒吧内的人都被这景像吸引住。

    沙织仍然穿着高根鞋,行动较为不便,内村扶着沙织上柜台:「沙织,站起来。」

    酒吧柜台比想像中高得多,沙织很害怕:「我……站不起来。」

    内村用力拍打沙织双臀,宁静的酒吧内响起内村打在沙织富弹性臀部时所发出的诱人声音。

    「呀……不要打我的屁股……」沙织的白晢屁股留着鲜红色的掌印。

    沙织看着内村,她感到被打屁股的快感,她的灼热下阴流出更多汁液。她更兴奋,已经到了忘我的境地。

    『……大家过来看看我的下体吧……过来看看……』她在召集恶魔的欲望,站起来。

    「我站起来了……内村主人。」

    沙织站在酒吧柜台上,所有人都围在一起抬高头欣赏沙织美妙的双脚曲线。沙织将双腿尽量分开,所有男人争相找个有利位置去欣赏沙织的耻园。大家你推我碰之下,十多人的面孔贴近沙织的阴沪大饱眼福。

    「呀……我很快感……」沙织用两手将自己的荫唇分开,大家可以清楚地看见沙织两片荫唇所夹住的一团嫩肉,粘膜和不停流出Yin水。沙织感到自己像一个脱衣女郎。

    「沙织,扭腰。」

    「呀……是不是这样?」沙织扭动腰部,阴沟内部嫩滑的媚肉断续地露出,大家都被这样大胆和露骨的动作吸引住。沙织的赤裸身躯散发出成熟气味,她的动作像在邀请男人进入自己的阴沪,她将手指放在荫唇上撩动,令人更加想入非非。

    「给他们看看你的肛门。」

    「肛……肛门?」沙织转身背着所有人然后弯腰屈腿,姿势像是小便似的,股沟之间出现一圈像菊花似的东西。

    「呀,我看到她的肛门!」一个中年男人高声大叫。

    『你们是不是都看……见……看清楚我的肛门?』沙织更想不到自已会将自己的排泄器官公开展览。

    「我忍不住了。」一个中年男人用嘴吻在沙织的屁股上。

    「呀……」沙织被一个完全不相识的人亲吻屁股,她的内心又浮现被虐的快感,这股喜悦令她无法反抗。

    「呀……不要这样……不要吻我的……肛门……」沙织全身冒汗。

    那个男人的舌头伸入沙织的股沟,跟着是她的肛门内。肛门的敏感反应掘起了埋藏在沙织内心的欲望。

    「呀……我有很奇妙的……快感……」在酒吧柜台上的沙织肢体抽紧。

    「沙织,你真的很快感吗?」内村搓弄沙织的Ru房来问她。

    「我……的屁股……啊……」沙织用她喘气的嘴唇回答,面上表现出足的表情,单是看见沙织的表情已经令人She精。

    其他的男人也不能忍耐,他们动手脱掉沙织身上的一切。很快,沙织使一丝不挂地在酒吧柜台上四脚爬爬。十几二十只贪婪的手摸向沙织赤条条的身体,沙织一双豪||乳|被五、六只手搓弄至完全变形。

    「沙织,有没有需要呀?」

    「我要……我要粗大的……棒棒……越粗越大越长就……越好……快些给我……快些……」沙织的眼睛充满欲火。

    只要被男人抚摸无法满足她的X欲,沙织要Zuo爱。沙织的内心已经被埋在欲火之中,只有一条粗大的棒棒才能将痛苦的沙织从欲火之中拯救出来。她等待着这一刻来临。

    「你想要谁人的棒棒?」

    「呀……我要你的……我要内村的阳……内村的棒棒……可以……给我……给我快感……给我高嘲。」

    其他男人经巳兽性大发,他们变成飢饿的猛兽,沙织是这群猛兽面前一块甜美的嫩肉,他们一起用手指插入沙织下体。

    「呀……不要插我的……荫道……那是内村的……东西。他会用棒棒插入去……你们……缩开……」沙织的表情和说话令身旁的男人X欲高涨。

    「我入去。」一个中年男人拉开裤炼,露出流血的棒棒。他爬上柜台,准备和全身赤裸的沙织Zuo爱。

    他拉着沙织,「不可以……不可以……」沙织踢开那个男人,其他人都拉住他。

    「喂,只是模她好了,要是你强行和她Zuo爱,你就犯了强Jian罪。」内村走近沙织身边,拉出他已经葧起的棒棒。

    沙织的媚肉抽缩着,Yin水滴到柜台上,沙织的下体正等待着内村的闯入。

    「呀……快些……」所有人都紧张地等待着内村和沙织Zuo爱。

    「这个变态女人。」内村用鄙视的口吻说。

    内村在所有人面前用他的棒棒贯穿沙织的身体,内村的棒棒陷入沙织的嗳液中不停抽锸。

    「呀……很舒服呀……」沙织的赤裸身躯突然痉挛起来:「噫,噫……沙织很舒服……快要疯狂……」

    那个中年男人看见沙织快感及妖艳的样子,忍不住而自然地用右手摩擦着自己的性器,他的手快速地前后抽动。

    沙织张开眼睛,望着面前的男人。他们的目光集中在沙织的美艳而陶醉表情上,沙织的感受非常刺激。

    『大家看……呀……啊……啊……我的荫道……被内村的……巨大荫茎……插入……请大家看……呀……』

    「啊……沙织……快有高嘲……啊……」沙织的身体满佈汗水,放出像雌狗发春似的气味。

    「啊……我要射……」那个中年男人的Jing液射在沙织美丽的面孔上。

    沙织的臀和嘴唇上都沾染了白色的粘液,那些粘液发出阵阵浓烈气味。沙织被这些气味刺激到完全失去理智,她的欲望从心底解放出来。

    「啊……再射多些……」沙织的舌头将嘴唇上的Jing液舐进嘴里去。

    内村看见沙织吞食Jing液便感到自己再没法忍耐下去。他将自己的棒棒从沙织湿润的阴沪拔出来。

    「呀,不要……不要拔出来呀……不要……」沙织痛苦地呻吟。

    「沙织,面向这边。」内村扯着沙织的头发。

    沙织面向着内村两腿之间的一条Rou棒,沙织的头部被挤向内村的下体,沙织矇陇地看见内村的Gui头。

    「内村主人,请你射啦。」沙织合上眼睛,等待Jing液来临,她面上的肌肉不能自制地跳动。

    「呀……」Jing液从那条Rou棒的嘴巴喷射而出,全部落在沙织的面上。

    ※※※※

    沙织成为内村的奴隶之后,仍有和考次约会。

    有一晚……

    「沙织,和我结婚吧!」在酒店的酒吧中,考次向沙织求婚。

    沙织不敢相信这件事,电机公司的太子爷竟然向自己求婚。

    「沙织,请你答应我。」

    「对不起,我感动到不能说话。」沙织凝望着考次,他的表情好像很幸福似的。

    但是,在婚约期间之中,沙织仍然和内村及响子在一起。每星期,沙织都会当众暴露和被强Jian三次。当然,沙织是因为自己的录影带在内村手上而不得不屈服,但最重要的是沙织亦从被虐中得到满足,沙织的内心慢慢变成X奴隶。

    沙织不和内村及响子分开的主要原因在於自己能够在人前裸露而得到快感,这种强烈的快感像海洛英似地令沙织上瘾。她不能缺少响子的嘲笑眼光、内村的巨大棒棒和他们两人的耻虐。虽然沙织有几次想和内村及响子断绝关系,但是她始终办不到。

    婚礼日渐迫近,沙织一定要在今晚和响子及内村分手。

    「沙织,你快要嫁人了。」

    「是呀……」沙织经已用舌头舐了内村的身体半个小时,内村由脚趾至面部都沾满了沙织的唾液。内村转过身来,示意沙织去舐他的肛门。

    「你很想去见考次吗?」说完之后,响子用高跟鞋的鞋跟插入沙织的股沟。

    「啊……我……喜欢内村……亦喜欢考次。」沙织忍着刺痛说。说完之后,沙织开始舐内村的肛门。

    他们三人在响子的家中。沙织穿上一对紫色的吊带丝袜,除此之外,沙织全身赤裸,只有响子的身体上有衣服。响子不想和沙织断绝关系,她和沙织已经三天没有见面,由於缺少了性的满足,响子这几天都不能入睡。

    「为了恭祝你结婚,我有礼物送给你。」

    「礼物?你想送甚么给我?」

    这两个人又有甚么坏主意?沙织一想到可能还有更变态的耻虐而感到全身发热。她忍不住问:「内村主人,你有甚么礼物给我?」

    「是婚礼当日的娱乐节目。」内村和响子两人露出J滛的笑容。

    「喂,我的宠物,我要插入你的阴沪。」

    沙织呼出炎热气息,她躺下来,将两腿完全张开……

    恶梦终结

    沙织住入新娘房内装身,准备参加婚宴。

    「沙织,等等。」响子把门锁起,命令沙织脱光。

    沙织穿上婚沙时的样子明艳照人,响子忍不住要将雍客华贵的沙织脱光,急不及待地要将她推入羞耻地狱之中。

    沙织完全没有抵抗地任由响子摆佈,最后连纯白的内衣裤也被剥光。沙织的下阴刚刚才长出耻毛,因为新婚蜜月快要来临,所以响子和内村再没有要沙织剃毛。

    「很可爱,好像一个刚刚长出耻毛的初中学生。」

    沙织因为全身赤裸而感到难为情,「很难为情呀……」沙织并没有因为多次当众脱光而令她的羞耻心迟钝,当她全裸示人时便会满面通红,她的羞耻心非常强烈。

    「我和内村有件礼物送给你。」响子从手袋拿出一支极粗大的山字型女性用电动假棒棒。

    「我不要……」

    虽然沙织早已预期到他们的礼物不会是甚么好东西,但是这条假棒棒形状奇特,其中部份,中间的巨大部份是阴沪用的、小的有羽的是阴核用、有三份之大小是肛门用,尺码和形状实在粗到沙织想像以外。若果将这条假棒棒插入荫道和肛门,相信沙织的心脏和下体会一起爆裂。

    「是不是很粗大?是外国货,外国人的尺码较大。」响子拿着假棒棒在沙织面前摇动。

    「沙织,我们一番心意相信你一定会很感激。」响子将假棒棒插入沙织的肉洞里。沙织扭动丰满的肉体抗争,可是抵不过响子的力量,只有用力握住拳头,使全身的肌肉紧张。

    就在这刹那,有比较小的东西插入肛门里。而且还有轻微振动的羽毛,压在肉缝上端最敏感的肉芽上。过去用过单棒式或双叉式,但这种山字型的,还这么粗大的还是第一次。沙织也有肛门性茭的经验,可是还没有同时在三处受到攻击的经验。整个的花园好像火烧般的热起来,涌出了粘粘的蜜汁。

    巨大的假棒棒在里面扭动,同时压迫子官。插入在肛门里的东西,发出一秒钟几十次的轻微震动。

    「不要……不要……」沙织扭动丰满的肉体:「呀……呀……太大条……我吃不消……」

    由於粗大的假棒棒在媚肉中肛门中和阴核激烈地震动,沙织感到猛烈的电流通自己的身体。

    「沙织,忍住!不要叫出来惊动外面的人呀。」

    沙织完全没有办法再支持下去,她跪在地上。响子感到满足之后,面露笑容地离开新婚房。

    「呀……沙织……很难堪呀……」沙织抹掉额上的汗水。

    沙织穿上大胆的露背婚纱和考次一起,在结婚进行曲的音乐声中走过一排点满洋烛的桌子旁边。这是烛光婚礼。

    「呀……」沙织的朱唇在喘气,双脚震动。

    「沙织,怎样?」

    「没甚么。」沙织的体内有一个剧烈震动着的假棒棒,媚肉中、肛门中和阴核受到这么大刺激,令她全身化为火焰,她极力忍着将要喷出的喜悦叫声。

    「呀……我已经不行了……沙织要……叫出来……高嘲来了……啊……内村主人……沙织……有高嘲……」

    沙织成为内村的奴隶之后,埋藏在心底处的X欲和快感,毫无保留地冲上沙织的心灵。

    .-.

    o               /' )

    /'  (                          ,

    __/'   )                        .' `;

    o      _.-~~~~'         ``..__             .'   ;

    _.--'  b)     经典         ``--...____.'   .'

    (     _.      )).      `-._                     <

    `\|\|\|\|)-.....___.-     `-.         __...--'-.'.

    `......____...`.___.'-... .'         `.;

    下载尽在经典免费下载

    !(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111.xyz)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