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部分阅读

    动作。

    终于被男人把枪夺过去。男人用发抖的手架好枪,枪口指向真穗。手指放在板机上。真穗不由得大叫一声,闭上眼睛。

    可是没有听到枪声,相反的,男人的身体逐渐倒在真穗的身上。

    真穗推开男人的身体站起来,走向另一个男人,在他的身上寻找钥匙。

    “铁的钥匙在那里?”真穗用枪指着双手抱住流血的跨下而昏倒的男人。

    “快……叫医生来。”

    “你把钥匙交给我!立刻去帮你叫医生。”

    “唔……”男人哼着把吊在裤带上的一串钥匙送过来。

    真穗取下脚和脖子的拘束器,剥下昏倒的男人衬衫,穿在身上。

    “你要老实一点。”

    拾起另一把枪,从货车的货厢跳出来。

    院子里毫无动静。

    “不要走!”

    双手抱住胯下的男人爬过来,真穗关上货厢的门,跳上货车的驾驶座。

    正门是用铁栏竿做的,真穗不顾一切的踩下油门。

    莉莎站起来时,有人猛敲房门。

    “什么事?”西门不高兴的问。

    莉莎的司机推开门,伸进头说:“莉莎公主,不得了了。”

    “什么事?”

    “奴隶抢走货车了。”

    “你说什么?”莉莎回头看西门。

    “有两名警卫,怎么还让她逃跑?”

    西门的脸色难看。

    “现在还是快打电话给警卫队吧。”

    “可是不知道往那里逃了。”

    “在这个国家,那个女人能藏的地方不多。先派警卫到日本大使馆和机场吧。”

    “是。”

    一色走出日本大使馆,点燃香烟。

    有一点宿醉,但香烟的味道很不错。

    穿白色衬衫,没有打领带就穿西装,还戴上太阳眼镜,这是为了掩饰红眼睛。

    虽然见大使,但没有得到任何线索。

    “确实知道她和山开外务大臣一起来的。”头发半白的大使看着一色说。

    “我也是昨边接到仁木公安部长的电话,才知道这件事。”

    “怎么样了呢?”当地的警察坐在驾驶座上问。

    “什么也不知道。”

    “现在要去哪里呢?”

    “去宫殿吧。至少也要拜访一下殿下。”

    获得当地警察的协助,着手调查机场以及真穗,山开住宿过的旅馆。

    据说真穗确实为回日本,离开旅馆,走去机场。

    航空公司的说词是,确实接到真穗订机票的要求,但没有看到真穗搭那一班飞机。

    “公安部没有教过地遁的技术呀。”

    在前往宫殿的途中,和好几辆货车相遇。

    “好像发生什么事?”

    “听说是宫殿的女奴隶逃走了。”

    “奴隶?现在还有那种人吗?”

    “不只是宫殿,富豪们都有很多奴隶。价钱最高的是白种女人,尤其是金发的,就算是四十岁的女人也有价值。其次是东方女性。”

    “也有日本人吗?”

    “这个我也不大清楚。”警察露出狡猾的笑容。

    一色也曾经听过这些话。靠石油致富的男人,就从法国一带暗中诱拐各国的女人,进行买卖。

    “难道真穗也……”

    一色认为可能性也很大。果真如此,可以说不可能救出来的。

    “早知如此,就该更积极的追求她。”一色真的这么想。

    四面八方都不通。

    日本大使馆前停着好几辆警车,许多警卫持枪包围。立刻向回走,但主要的道路都受到临检,真穗只好丢下货车。

    选择行人少的地方,逃进巷道里。

    太阳还很大。只要肌肤的颜色就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想假装旅行者,身上的服装又不自然。

    真穗身上穿的是深蓝色的衬衫和短裤,而且是尺寸不合的警卫服装。

    真穗躲在一处大厦的后门,用抢来的匕首将短裤的裤脚从大腿处割下。这样系上腰带,多少有一点像热裤。

    再把衬衫的钮扣全部解开,将衣摆在肚脐上打结。

    这样的打扮,不论在任何国家,一定会吸引男人的注意。

    走出大厦,进入附近的不算高级的酒吧。

    听到里面的谈话声突然停止,知道许多视线集中在自己的身上,真穗走到台前坐下。

    “要喝什么呢?”

    只有服务生看到像女扮男装的真穗,表情依旧不变。

    “有苏格兰威士忌吗?”

    服务生点点头,在酒杯里倒半杯酒。

    在稍离开的地方,有两个日本男人一面说话,一面向真穗这边看。

    真穗从眼睛的余光看到这种情形,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然后做假装找打火机的样子。

    “请。”带银边眼镜的日本人立刻用英语说。

    “谢谢。”真穗也用英文回答。

    “请问你是日本人吗?”

    “不,我是中国人。”

    “一个人吗?”

    “是。”

    “能不能让我请你一杯酒呢?”

    “可以吗?”

    “当然。两个男人在一起真感到无聊。”

    “这样的话,还是换一个地点吧。”

    看到这个男人想回到另一个男人处,真穗拉住他说:“最好是和你单独在一起。”露出娇柔的眼睛看对方。

    这个男人首先露出疑惑的表情,然后露出笑容,好像明白真穗的意思,说道:“没问题。请你等一下,我去和朋友说一声。”

    说完,向朋友处走去。

    这个男人的名字叫安木。在S贸易公司上班,常常来Q国出差。

    年龄三十岁,在东京有妻子和两个孩子。

    在公司里算是菁英份子,能力不错,同时在公司的高阶层有良好的关系。

    妻子亚乃是总经理的次女,在五年前结婚。

    当时二十三岁的亚乃,除总经理的女儿外,安木对她没有感到任何魅力。

    不是很丑,也说不上是美女。

    总经理看上他,安木在犹豫下答应这门亲事。安木是选择美女,不如选择能让他升官的女人。

    婚后,原以为个性温和的亚乃,有惊人的变化。当然会做家事,可是满腹牢马蚤,可能是娇生惯养之故。

    而且,生了孩子之后,变得很肥胖,还不到三十岁,三围就画等号了。

    这个时期的安木正感受到义务性的性行为是很痛苦的事。

    相形之下,自称为“梨乃”的穿热裤的女人,在安木看来有和天使。

    安木到国外出差时,常常去买女人,但没有看过这样美好的女人。

    走进旅馆的电梯时,安木兴奋到极点。

    忍不住抚摸穿热裤的屁股。本来还担心女人会生气,没想到还主动的把身体靠过来。

    走出电梯时,安木的裤前早已隆起。

    “我要先去淋浴。”

    进入房间,梨乃用英语说过后走进浴室。

    安木等不到二分钟,急忙脱下自己的衣物,冲进浴室。

    女人正背对着这一边淋浴,露出来的胸部和屁股,比安木想像的还要丰满。

    “太美了。”安木忍不住从背后抱住梨乃。

    吻粉颈,双手抚摸Ru房,葧起的Rou棒顶在屁股上摩擦。

    就这样要求接吻时,女人转过身来,主动的伸出舌头。

    安木感动不已。

    不只是和妻子的夜生活,在任何地方买的女人,都没有这样热吻。安木的欲望已超越理性。

    “等一下。”

    梨乃的嘴离开后,当场就蹲下。

    安木不由得发出哼声。除甜美的感受外,有这样的美女跪在他的面前Kou交,使安木激动不已。

    而且梨乃的技巧比过去任何女人都巧妙和热情。

    “不行了,要出来了。”安木抓住梨乃的头发。

    “没关系。先射出来一次吧,我会喝下去的。”

    梨乃又把Rou棒吞入嘴里,一面前后摆头,一面吸吮。

    扮演梨乃的真穗,目的在眼前迫切需要的金钱,同时也有希望求得满足的意念。

    受到两名警卫的J滛,服下很多蝽药的身体一直未获得满足,甚至于越接触男人,欲望也越强烈。

    “啊……!”

    听到男人发出哼声的同时,嘴里的Rou棒开始喷射。

    安木身上围一条大浴巾走出浴室。

    先出来的梨乃,俯卧在床上吸烟。

    刚才She精的安木,这时已经把浴巾高高顶起,因为梨乃很有魅力。

    过去安木和任何女人性茭,从不忘记自己是公司的菁英份子的身份,因此在性茭中也会克制自己的欲望。

    遇到梨乃后,能抛开自尊心和羞耻心,完完全全的做为一个男人,又像一只野兽能随心所欲的行动。

    安木取下浴巾,跳上床。

    “就这样不要动了。”

    制止梨乃要仰卧的动作,安木从脚尖舔起。把每一根脚趾含在嘴里吸吮,也舔脚掌,并没有感到脏。

    舔到大腿时,呼吸急促得几乎心脏要爆炸。想到这样死了也愿意。

    把大腿分开时,看到湿润的花芯,毫不犹豫的把嘴凑近。舌头插进去后,不顾一切的舔。

    “来……来吧!”梨乃扭动屁股,用迫不及待的声音说。

    安木抬起身体,抱紧梨乃的屁股,一下子插入到底。

    只是看到梨乃的美丽曲线就产生She精欲望。

    没有办法克制自己,只知道猛烈抽锸,快感从Rou棒传到全身。

    She精时,安木不知何故掉下眼泪。

    在旅馆的门口和安木分手。

    “以后能不能再见面?”安木问。

    真穗回答说:“不知道。”

    安木给真穗比她想像的更多的金钱。

    真穗离开旅馆后,首先要做的是买衣服以及和日本联络。

    和安木分手后,不久,有一辆警备车停在真穗的前面。看到拿枪的警卫从车上跳下来,真穗转身往回走,但又来了一辆警备车。

    “不要动!动就开枪了。”

    在警备队长的身后看到刚才在酒吧的服务生。

    萝娜是二十七、八岁的金发女人,眼睛是浅篮色的,有一点疲惫的样子,笑时却又很可爱。

    一色是在飞机上认识她,虽然怀着戒心,但仍试图追求。

    “我是去看在Q国工作的丈夫。”

    “哦,对不起。”一色立刻道歉。

    萝娜却笑着说:“不要在意,也许这是和我丈夫最后一次见面了。”

    “这是说……”

    “不是常有吗?没有感情,但法律上是夫妻的男女。”

    “你丈夫是做什么的呢?”

    “是开发油田的工程师。”

    一色从宫殿回来时,萝娜在同一旅馆的酒吧间一个人喝酒。

    “见到工程师的先生了吗?”

    “他去宫殿了。好像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为什么不一起去呢?”

    “我没有兴趣。”

    “那么,我们一起吃晚饭怎么样?”

    萝娜考虑一下说:“好吧。”

    一色并不是没有想到这一次也是天能寺设下的陷阱。如果是这样,想趁此机会把幕后的人物揪出来。

    一色去宫殿时,由于沙撒弥的身体状况欠佳,没能见面。

    “身体状况不好,为什么又答应真穗回国呢?”

    一色感到疑惑。可是现在他只有一个人,无法更深一步的调查。

    在擂台的四周围着很高的铁丝网。

    四周的座位坐满Q国的大臣,贵宾,富豪,有人还带着好几个太太前来。

    其中也看到迈克森,他是萝娜的丈夫。

    这里是宫殿地下室的秘密秀场。

    经过女人和女人的格斗后,输的一方要当场脱光衣服,接受各种凌辱。输的人事后还会被送到奴隶市场,陪伴买者度过一夜。

    在擂台上真穗的衣服被剥光,跪在美国黑女人玛莎的面情。

    “你从现在起是我的奴隶。”玛莎拉真穗的头说。

    “是……”真穗点头,已经没有继续抗拒的气力了。

    “你这是什么回答!”

    玛莎立刻给真穗左右开弓的耳光。

    “知道自己是奴隶,就应该说:是,玛莎主人。”真穗吞入嘴里的血说。

    立刻套入有铁的狗环。

    “奴隶,爬吧。”

    肩上挨了一脚的真穗开始爬。

    玛莎骑在真穗的后背,用马鞭抽打屁股。

    真穗觉得自己的腰快要断了,但还是勉强爬行。

    “不能快一点吗?”

    玛莎揪住头发,把真穗的头抬起来。观众们默默的欣赏,眼睛露出冷酷而虐待狂的色泽。

    不到三圈,真穗无力的倒在擂台上。

    “这一点算什么!”

    玛莎的皮鞭落在真穗的后背、屁股、大腿上。

    “啊……饶了我吧……玛莎主人。”真穗一面喊叫,一面在擂台上滚动。

    “不要以为这样就结束了,还要请客人痛快的玩弄。”

    玛莎说完后,把真穗带出铁丝网,还让她用嘴叼起塑胶桶。桶里放的是电动假棒棒,晒衣夹,腊烛等。

    “现在要向每一位客人寒喧。”

    在玛莎牵引铁的情形下,真穗爬向观众席。

    首先来到Q国的富豪面前。

    “请用这些器具自由的玩弄我吧。”

    用双手把塑胶桶送过去。

    这个好像已经习惯,选择了电动假棒棒,说:“把屁股挺过来吧。”

    真穗稍犹豫时,玛莎在屁股上踢一脚,说:“还不快一点!”

    “嗯,很美的屁股。”

    男人好色在真穗的浑圆屁股上抚摸后,用手分开花瓣,将假棒棒插进去。

    “还不道谢。”

    又被玛莎踢一脚。真穗在男人的皮鞋上吻一下,说:“谢谢。”

    客人有二十多名,必须接受每一个人的任意玩弄。

    然后是小型的假棒棒插入肛门里。

    没有地方可用假棒棒后,下一个客人就用晒衣夹夹||乳|头。真穗的身体很快的夹满晒衣夹。

    这时候两只假棒棒也开始振动。

    刚开始只会感到痛苦的振动,不久后,真穗敏感的肉体终于有了反应。

    而且在很多客人面前,受到轻蔑和嘲笑的情形下爬来爬去,这样的屈辱感使真穗的官能火更灼热。

    终于客人点燃腊烛,把腊油滴在真穗的身上。

    尤其女客们的残忍性远超过男人,看到身上再没有使用晒衣夹的时候,就开始折磨真穗的脸。

    首先要真穗伸出舌头,从两侧夹上晒衣夹。然后把点燃的二支香烟插入鼻孔里。

    烟把真穗呛得连连咳杖,口水从嘴里溢出。

    女人看了之后,露出冷笑说:“用好听的声音叫给我们听,你不是母狗吗?”

    这样一面说,一面把腊油滴在身上,还有人把线栓在夹舌头的晒衣夹,拉着说:“真是好色的奴隶,弄成这样还在扭动屁股。”

    “是啊……嘻嘻……”

    在女人们的嘲笑中,真穗还是不得不配合假棒棒的动作扭动屁股。

    全书完 本书由 .txt456.整理(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111.xyz)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