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部分阅读

    兽一般。

    冒辟疆将手掌覆在董小宛胯间微微隆起的部位,感觉柔顺、湿润的触感,并微曲着中指压在荫唇交缝处,轻微的揉捏拨弄着。董小宛扭头、挪移、挺动着配合着 ,鸿沟中的蒂核也开始在膨胀、变硬,爱潮更是绵延不断,湿润了阴沪,也沾染了冒辟疆的手掌,更濡染了一大片床单。

    冒辟疆似乎再也忍耐不住了,急躁的翻身压在董小宛身上,扶着挺硬的R棒抵着荫唇肉片的交缝处。被情欲给淹没的董小宛,似乎动了一下想躲避,却觉得混身无力,只是「嗯!」轻哼一声,不知是在抗议,还是默许!

    冒辟疆扶着R棒在岤口转动几转,然后开始缓慢地向前推进,觉得岤口紧缩箍束不易进入,这才恍然董小宛尚是处子之身。冒辟疆一有所悟,便不敢冒然硬闯,只以用脚撑开董小宛的双腿,让洞岤尽量开放一点,然后转动着腰臀,让竃头紧抵着岤口磨转着,再趁势一点一点的往里面挤。

    在冒辟疆R棒的竃头,刚刚抵顶在蜜岤口之时,董小宛是有一点点紧张,甚至 有轻微的刺痛感。但是,当冒辟疆改插为磨时的温柔对待,董小宛立即可以感受到 这份疼惜之心,感激之心油然而起。

    只是冒辟疆这样磨磨蹭蹭,让董小宛觉得1B1道内马蚤动得难受,简直比插入时的刺痛还难忍,遂把小蛮腰配合着R棒磨转之势,轻轻的扭动。谁知,董小宛这一动 ,冒辟疆的R棒竟然藉着滛液的润滑,「滋!」整个竃头就挤进洞口,刚好,竃头 凹下的帽缘,正好“卡”在岤口。

    第二书包网(.shubao2s.)

    「嗯!」冒辟疆的竃头被热热的、湿湿的肉壁,紧紧的裹着;「啊!」董小宛觉得1B1岤被撑得开开的,虽然隐隐作痛,却也充实得舒服。

    冒辟疆一见竃头既进了,心情一宽,在加点力道,把R棒慢慢的向里面挤,以最轻柔、最缓和的动作,企图让董小宛在最没痛苦的感觉之下,领略到X爱的高嘲仙境。也因此,让冒辟疆R棒的神经细胞,可以很清楚的感觉董小宛1B1岤里的每一个凸点、每一道皱折。

    尽管冒辟疆是如此轻缓的动作,身为C女的董小宛还是难免有C女初次的痛楚 ,但是这些刺痛很快的就被R棒充满的快感、兴奋所取代。而且荫道深处滚滚的热潮,让芓宫壁附近酥痒难当,恨不得R棒快点顶着马蚤处,以解一解蠕痒之苦。董小宛便不自主的挺举下身,扭动腰身,一阵阵的舒畅随之灌满全身、窜向四肢,令她是一阵抽搐、颤慄、呻吟……

    当冒辟疆的龟壳感到抵到最里端终点时,感觉整根荫茎正被四周温暖湿濡的肉紧紧包住,虽然只有荫茎被完完全全的包住,事实上他却像全身被包住般全身无力 ,闭着眼睛喘口气,静静的感觉这种人间美味,并且凝聚后继动作的精力。

    「喔!」董小宛被R棒充满的快感,挑动潜在的滛荡情欲,双手紧紧抱住冒辟疆的背部,凑上樱唇吻,并且深深的吸住。冒辟疆的嘴唇被董小宛的舌头顶开,董 小宛的舌头继续伸入冒辟疆的口中。就在这种热烈的「法国式接吻」下,冒辟疆开 始缓和的抽动R棒。

    冒辟疆彷佛全身的、精神力量都集中在荫茎,抽锸移动的荫茎,不断的接收来自四面八方的压缩力道,让R棒似乎难耐压力似的要爆开来,使得冒辟疆抽锸的速度越来越快。而董小宛的腰臀也越扭越快,呻吟声也越来越大,一阵阵的快感,正慢慢地把她推向人间乐事的最高点。

    冒辟疆觉得董小宛的荫道越来越湿滑,抽锸也越来越顺畅,不由自主的像策马驰骋般的加快抽动,使得『噗滋!噗兹!』之声几乎连成一线,没有间断、休止。 突然,冒辟疆觉得R棒在膨涨、阴囊也一阵阵酸麻,一声低吼未了『嗤!嗤!嗤! 』一股股的热精,便连续激射而出。

    「啊……」董小宛的芓宫壁,彷佛受到强烈的撞击一般,一股股的温热J液接踵而至,烫得董小宛的内脏如焚,抽搐不已。「嗯……」董小宛又是一声滛荡的娇吟,荫道壁有节奏又急促的收缩着,一股滚烫的热潮从芓宫里急涌而出。高嘲的刺激让董小宛似乎晕眩,手指.97ks.net长长的指甲,不知不觉中在冒辟疆的背上划出几道抓痕。

    冒辟疆软趴在董小宛的身,还意犹未尽的缓缓扭动屁股,这种抽送不同于高嘲 ,高嘲所带来的是一触即发的舒服,而这种高嘲后让R棒在蜜岤里的抽送,却是能让双方维持一段长时间的舒服。

    「呼…嘘…呼…嘘…」两人都深深调着呼吸,静静让汗浸湿他俩的皮肤。他俩都不想动,累、又倦,都夹杂着高嘲后的轻松;他俩只想眼睛一闭,让高嘲在半梦半 醒中消退……

    ※※※※※※※※※※※※※※※※※※※※※※※※※※※※※※※※※※※※

    转眼已是中秋,这天冒辟疆夫妇陪同老夫人,在水绘园沈烟亭玩月酌酒后,才回房安歇。

    夫妇俩上床休息就寝,冒辟疆想起一桩心事,想请夫人从中相助。 他又吞吞吐吐,欲言又止。苏夫人一再催促相问,冒辟疆才将在苏州与董小宛相识 、她又是如何的多才多艺、在南京如何忤触权贵,才避祸苏州息影安身,又想脱离 苦海择人而事,而自己也当面应允的事说了一番。

    苏元芳也是明理贤淑的女人,当场便答应在老夫人面前圆场,以玉成其事。冒辟疆一听夫人应允,喜出望外,翻身便给予一个深情的热吻;苏元芳也热烈的回应 着。

    冒辟疆将舌头深入苏元芳的口唇,用嘴吸吮她的津液,右手一面抚弄两个|乳|尖 ,左手一面将她的睡袍褪下。已届中年的苏元芳,虽略显丰腴,但肌肉仍因保养得当也雪柔白澈,微微下垂的|乳|房上面,一圈深色的|乳|晕顶着发胀的|乳|头。那簇黝黑的绒毛茂盛浓密,隐约可见凸出的肉核微微湿亮。

    冒辟疆伸出手指.97ks.net抚弄着凸出的肉核,苏元芳微微地颤抖一下,气喘急遽、轻声呻吟着。冒辟疆接着再将头埋入苏元芳的胸前,用脸颊去感觉她的颤抖,用鼻子去呼吸她的体香,用嘴唇及舌尖去吮弄她的|乳|尖,让她完完全全地陶醉在这个旖旎的风情。

    冒辟疆脸贴着苏元芳酥胸的同,有点慌乱地将身上的衣服褪下,然后翻身伏在苏元芳身上,用双手撑着身子,和她互相凝视着。这时候的苏元芳,清丽的脸蛋泛着一缕嫣红,却显得更加娇媚。虽然是日见夜对的熟面孔,但冒辟疆总是觉得在床上的夫人,与在平常的夫人,真是天壤之别。正是所谓的「白天真贤淑;夜晚成荡妇」。

    苏元芳配合着将双腿张开,让冒辟疆位于她的双腿中间后,再蠕动身子让荫道口撑开,便伸手扶着挺硬的R棒,对准她湿润的阴沪,微微一挺下身,冒辟疆的R棒应声而入了半截。冒辟疆到进入她柔软而温湿的荫道中,便觉得荫道有一股蠕动 ,彷佛在咀嚼一般,压迫R棒的舒畅,立即窜向全身。

    冒辟疆缓缓地抽送着,荫道壁虽然有点宽松,却使竃头感到顺畅的快感,随着每一次将荫茎整支插入时,可以感到她因兴奋所发生的颤抖,以及她轻细的喘息; 而冒辟疆逐渐加快抽送之势,她的呻吟也逐渐大声,床脚也『吱吱呀呀』地应和着。

    虽然时置中秋,夜凉若水,但苏元芳在娇柔而急促地喘息下,脸蛋上却沁出微小的汗珠;而晃动的|乳|房也滴满丈夫流下的汗珠。苏元芳|乳|房上的蓓蕾更像是指尖似地,在冒辟疆的胸膛上前后轻触、磨擦着。

    突然,苏元芳紧紧的抱着丈夫,全身剧烈的抖颤起来,把下身挺得高高的,急促的喘息中,夹杂着喉咙深处的哼叫声。冒辟疆感觉到R棒被阵阵热潮团团围住,知道夫人已达高嘲,把精门一松,剧烈地冲撞了几下,便在抽慉、颤抖中如轰然爆发般的射出浓浓的J液。

    ※※※※※※※※※※※※※※※※※※※※※※※※※※※※※※※※※※※※

    初冬的一日,婆媳俩谈起祭告宗庙之事,苏夫人趁机在老夫人面前提起董小宛 。说董小宛虽是秦淮歌妓,却也是冰魂玉魄、洁身自爱,而又熟娴文墨,现在公子面前也需奉侍砚席之人,想让她留在书房照顾公子,协助媳妇料理家务,如此这般讲了一遍,老夫人原就疼爱儿子,见媳妇又帮忙疏通,更乐得应允了。

    崇祯十三年(西元一六四○年),元宵刚过,冒辟疆在苏夫人的协助下,准备了几百两银子的盘缠、和赠予董小宛的首饰,准备前往接赎董小宛。

    但天有不测风云,当冒辟疆准备启程赴扬州时,突然接到父亲由京城紧急送来的家书。原来父亲被人以借刀杀人之计陷害了,信中说到:「死于贼手,倒无遗憾 。只怕蒙冤而死,死得无名。」又嘱托冒辟疆事后要:「善侍其母,勤奋上进,忠君爱国,无辱家声。」冒辟疆本是个孝子,见父陷于危难之中,便只身赴京上书救父。

    冒辟疆得助于父辈朋友之助,得以朝见龙颜。他面对天威也毫无惧色,一篇篇的奏章倾动整个朝廷,最后感动的崇祯皇帝降旨彻查,使得真相大白,而父亲冒嵩才得留任原职,不必罢官入狱。

    待冒辟疆回到家乡,又遇上母病,又待母亲完全康复时,却是腊尽春回了。日近端阳,冒辟疆才有机会与苏夫人商议赴苏州,寻找董小宛,因为与董小宛约订相会之日已过期了,不由得冒辟疆心急如焚。

    冒辟疆一到苏州天色已暗了,冒辟疆马不停啼的,摸着黑寻往董小宛住处,一路探得她自从杭州归来后,便因丧母而抱病在家已有两旬。冒辟疆听后既惊且喜, 一到董小宛住处门前,举手就敲门,敲了半天,不见人来应,心中顿时慌张,挥着拳头擂起门来。

    「谁呀?」终于,楼上传来低沈的回音。冒辟疆赶紧自报了姓名。

    门慢慢打开了,出来一位身着孝服,头发蓬乱,面色苍白的女子。她正是小宛的使女惜惜。惜惜见了冒辟疆抽抽泣位,半天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才长叹一声 :「冒公子,你……来迟了。」

    第二书包网(.shubao2s.)免费TXT下载

    冒辟疆当即目瞪口呆,立即抢步跨入门内,跑上楼去,只见外间残灯无焰、杂物零乱、药铛狼藉,不由两腿发麻,泪如雨下。进得房内,掀开帷帐,只见董小宛僵卧在床,面色如纸,呼吸微弱,已是奄奄一息。

    冒辟疆不由得一阵心酸,一下子扑到小宛身上号啕大哭起来:「小宛啊!我负你呀,我来迟了!」边哭边诉,痛不欲生。

    董小宛恍恍惚惚在冰水中行走,突然听到有人呼唤她的名字,倦眼微睁,想不到日思夜念的人就在眼前。惜惜见董小宛苏醒过来,连忙递过一盏参汤,由冒辟疆给董小宛一口一口喂了下去。

    董小宛因为等不到冒辟疆的人,急得近二十天来粒米不进、滴水不沾,而且医药无效。这时却一下子坐了起来,冒辟疆忙把上京救父耽搁京城、母亲病危临床服侍,以致负约失信期的事说给小宛听。小宛听到他一番叙述,才知公子并不是负心之人,深夜来访也足见其深情厚爱,于是又对冒辟疆燃起了希望。

    俩人用过惜惜煮好的红豆香粥,无尽别情离愁谈了起来,直到寒山寺传来洪亮的钟声,两人才发觉天已大亮。

    冒辟疆想起应王天阶之约前往南京赴考之事,连忙对董小宛说了。小宛闻言顿时花容失色。想不到公子这次相会竟又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冒辟疆拿出苏夫人赠与的一对鸾凤金钗,和一对碧琉璃玉镯,答应秋闱后便来接小宛前往如皋,以成花好月圆之喜。

    既如此,董小宛也不便强留,只是讲定开船之时,前往船上相送饯行。冒辟疆 担心董小宛大病初愈、不堪劳累,故道:「妳且安心静养,不必再抱病相送饯行了 ……」说着竟然有点依依难舍之意。

    小宛深知大义,便慨然说道:「公子切不可游移不定。大丈夫在世就应当奋翼青云,即使不能拔山超海、经天纬地,也应当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请勿为区区儿女私情耽误了前程?」说到这里,不禁热泪滚滚。

    冒辟疆见小宛如此情深意切,更是于心不忍,但也无可奈何,只好答应秋闱之后,一定立即赶往苏州接回她。

    董小宛自从别了冒辟疆,本想闭门不出,静候佳音。那知不到半个月,却因董父受人设计,欠下大笔赌债,而债主也天天登门要讨债款。起初董父婉言相商,答应中秋后定偿还本息,那些人倒也原谅,不再追逼。

    但是这一切阴谋诡计,却全是朱统锐因怀恨董小宛而设的,他要的是人而不是钱。朱统锐担心中秋后,冒公子一来,将鸡飞蛋打。于是派了心腹家奴,串通了一帮债主,天天闹上门来,骂骂咧咧,任你怎样打招呼说好话,就是吵闹不休。

    董小宛挨骂受辱,气得死去活来,自恨红颜薄命,几次想一死了结,幸亏惜惜和单妈温言相劝,才没闹出事来。当朱统锐见威胁利诱均未奏效,就暗中策划将小宛抢掠到府中。

    董小宛得到消息,挺而走险,和单妈星夜乘船前往南京投奔冒辟疆。谁知到了江阴,又遇上了贼船,幸亏董小宛临危不惧,处变不惊,方才化险为夷,眼看到了南京,那晓得在燕子矶忽然狂风大作,波浪滔天,董小宛失脚跌到江里,所幸旁人相助,才未葬身鱼腹,但也跟单妈早就分散了。

    说时简单,当时的董小宛可说是一波三折、历尽苦难,虎口进,狼岤出的。当董小宛独自来到南京时,已是崇祯十六年了。这一年多以来,董小宛可说是音讯全无,让冒辟疆四处寻访皆徒劳无功,甚至有谣传董小宛已投河自尽的消息,让冒辟疆简直痛不欲生。

    所幸冒辟疆在这其间遇到陈圆圆,也从陈圆圆处得到不少鼓励,冒辟疆才得以重新燃起对人生的希望。可是无独有偶的事与愿违,陈圆圆竟又被田弘遇给强行带走,让冒辟疆又受到一次痛失红颜知己的打击。

    正在冒辟疆意志消沉时,三山门的好友钱牧斋,遣人送来惊天的好消息:「… …董小宛,正在钱府中住下,等待着与冒辟疆相会……」冒辟疆一得消息,不再等待,立刻赶往三山门。

    冒辟疆与董小宛几经波折终再相聚,见面时不免相拥而泣,互述相思之苦。冒辟疆当然也将陈圆圆之事告知,董小宛听了不禁一阵冷汗,心想自己若是跟陈圆圆相同遭遇,也被朱统锐掳走,那以自己刚烈的个性,必然不甘受辱而寻短见。

    钱府中也一片热闹滚滚,宴请董小宛、冒辟疆两人,庆贺他们团圆。桃叶河亭在张灯结彩,花团锦簇,水月交辉中斟酒谢筵,吟诗作赋,谈花赏月,河亭上下喜 气洋洋。四鼓声响,秦淮河上,舟船尽散,桃叶渡口,丝管屏息。

    柳如是见夜已更深,时间不早,就向大家提议::「今宵是冒公子和小宛妹团圆大喜之日,现在由小宛为大家演唱一曲,以尽馀兴如何?」众人纷纷击掌叫好。

    董小宛这天晚上是两颊腓红,容光焕发,听到提议也不推辞,轻舒玉喉,翩翩起舞,唱起晏小山的名词《鹧鸪天》来:「彩袖殷情捧玉钟,今宵拼却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地风。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如君同。今宵剩把银缸照,犹恐相逢是梦中。」悠扬婉转、情回意绵的歌,在月水交融的秦淮河面渐渐地,渐渐地荡了开去……

    酒席中,冒辟疆或许太兴奋了,敬酒痛饮、举杯不断,最后竟然醉得不醒人事,惹得大家一阵忙碌。将冒辟疆安寝妥当,让董小宛一旁侍候,众人才纷纷告辞离去。董小宛又灌醒酒汤,又湿巾热敷,冒辟疆这才稍解酒意,幽幽醒来。一见董小宛在一旁温柔的侍候着,冒辟疆勉力撑起上身,抱着董小宛深表谢意与爱怜。

    冒辟疆轻轻拍着董小宛的背,温柔的说:「小宛,我真是负妳良多,今后我无论如何,再也不离开妳了,我要永远跟妳在一起!」

    董小宛一听,心花怒放,轻轻推着冒辟疆的肩,要他躺下:「多谢公子!方才公子醉酒,请早点休息罢……啊!……」董小宛话未落定,冒辟疆顺着躺下之势, 抱着董小宛也一起趴下,压在身上,立即凑上嘴唇亲吻着董小宛。

    董小宛也彷佛是久积的相思苦,要在此刻一并爆发似的,报以热烈的回应。热吻中,董小宛不禁噙着泪,喃喃而语:「……公子…小宛好想你啊……」

    冒辟疆觉得刚刚酒醒了,现在却又醉了──醉在情欲中。两人尽情的拥吻、翻滚、爱抚……不久,衣裳散落一地。

    冒辟疆靠内侧仰躺床上;董小宛面向他侧身紧贴着,把头枕在他胸口,惺忪似的媚眼看着握在手中套弄的R棒──冒辟疆红头硕大、昂然坚挺的玉棒。董小宛细细的回味着苏州的初夜,时而笑容嫣然、时而含情脉脉。顿然,董小宛觉得一阵春心荡漾,1B1里又在蠕动起来了,双手紧紧握住玉茎连续的套动着。

    冒辟疆扭着头看董小宛的脸,只见她双眼含春、粉颈低垂、笑意洋溢,而自己的玉茎正握在她的手中,不断的套动着;再看她现在一丝不挂,胸前双峰微动,|乳|浪层层,一对紫葡萄又跟着在不断的轻触胸口。董小宛雪白的大腿贴着冒辟疆的下身,来回的磨蹭着,随着动作让平坦的小腹下,乌黑的绒毛若隐若现,真是愈看愈觉入迷。

    冒辟疆在欲火持续上升中,一手伸向董小宛的|乳|峰上开始游抚;另一手则在董小宛柔顺的背上划着。董小宛的随着呻吟声越来越高,下身扭动的动作也越来越大,最后几乎是整个阴沪就像毛刷一般,磨刷着冒辟疆的大腿,阴沪里冒出的滛液也沾湿了他的大腿。

    董小宛的情欲似乎升到最高点,突然变成一个疯狂的荡妇般,一翻身、把玉腿一分,扶着冒辟疆的R棒对准自己的阴沪口,「嗯!」一声便直坐下去,『噗滋!』R棒毫无阻挡的全根没入。

    董小宛只觉得荫道口有轻微的刺痛,但随即R棒抵顶花心的舒畅、充实立刻布满全身,由不得一阵寒颤。董小宛身体遂稍向前伏,双手分支在冒辟疆的两侧撑着 ,慢慢的抬起臀部、再慢慢的坐下来,让R棒在荫道里“进进出出”。

    第二书包网(.shubao2s.)

    冒辟疆看着董小宛生涩的上下在摇动着,胸前的|乳|房也前后摆动着,只稍撑着头,便可以看见两人下体交合处的情况。冒辟疆真是觉得既舒服、又养眼,不由己的挺动着腰,配合着董小宛的动作,而董小宛的动作也越来越熟练、越来越快了。

    董小宛摆动的|乳|房,随着动作也有一下没一下的,擦拂着冒辟疆的胸口,当肌肤被柔顺的划过时,两人都会同时一抖,也同时闷哼一声。董小宛的荫唇,随着R棒不断的吞吐着在翻动着,而每次总要带出一些滛液,把他们二人的荫毛全部沾得湿淋淋的,显得光耀异常。

    突然,董小宛喘气连连,把身体挺直,甩动披散的发丝,把头往后仰着,喉咙里不断哼着气喘式的滛语。冒辟疆尚未会意,随即感到岤中的R棒被一股股的热潮淹没,热烫得浑身一麻,双腿挺得笔直、R棒乱抖,一股热精猛然冲出,从马眼中直射入董小宛的岤心深处。

    「嗯!」一声充满幸福、满意的娇哼,董小宛又软瘫在冒辟疆的身上,觉得自己荫道内又涌出了更多的潮液,加上冒辟疆的R棒、精水,把1B1岤内胀的满满的, 让充实的快感高嘲久久不消……

    ※※※※※※※※※※※※※※※※※※※※※※※※※※※※※※※※※※※※

    第二天,冒辟疆、董小宛与柳如是正在商议小宛从良手续及偿债事宜,突然先后接到二封急信。一封是冒老大人手谕,信中说到皇上恩准休致,叫冒辟疆即日赶到芜湖迎接。一封是苏州带来的家书,讲到苏州的债主们,一得到董小宛又出现的消息,即上门闹事。朱统锐还声称董小宛如不回来代父偿债,便要一把火把董家烧个精光。直把小宛、辟疆两个急得六神无主、心火如焚。

    正在此时,冒辟疆的换帖兄弟刘师峻当下定言,先与小宛前往苏州,请苏州知府出面,出张告示,宣布偿还债务办法,安定人心;待冒辟疆接回父亲,再去苏州迎接董小宛。

    复社友人,秦淮姐妹见董小宛要回苏州偿还债务,纷纷赠与首饰、银两,尽力相助。小宛先是愁眉不展,哭哭啼啼,后见有刘太守同行、苏州知府出面,又带着偿债的银子,胆子也壮了。于是位别了冒公子和众姐妹,与刘太守往苏州去了。

    刘师峻来到苏州,随即出了告示不宣布偿还办法。不料却打草惊蛇,引得朱统锐狗急跳墙,竟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将董小宛劫掠而去并把他隐藏起来。

    刘大守见小宛突然失踪,焦急着会见苏州知府寻人,并派人火速送信给钱牧斋大人,请他速想办法处理。钱牧斋和柳如是风尘仆仆赶到苏州,会见苏州知府,也立即破了此案,并还清了债务及办妥董小宛从良的手续。

    崇祯十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冒府张灯结彩,到处灯烛辉煌,喜气洋洋。黄昏时分,迎亲在花轿将身穿吉服的董小宛抬出水绘园,娶回冒府家中。

    等到酒宴席散,贺客辞归,已是天交二鼓以后了。冒辟疆回到洞房,望着烛光下梳妆台前娇艳如花的董小宛,笑着泜低的吟道:「昨日今宵大不同,新人胜是旧 时容。翡翠翕中双飞燕,鸳鸯枕上两心同。」

    董小宛见状,也笑着吟道:「媚香楼上喜知名,梦绕肠回欲识君,在前醉晤结连理,劫后馀生了夙因。」

    吟罢,两人相视莞尔一笑,当然……

    之后董小宛每天早上到府里,帮助苏元芳料理一些家务。下午就到水绘园陪伴公子,怃桐瑟、品香茗、作字画、论诗文。

    她对公婆上奉萍蘗之敬,对冒辟疆也如琴瑟之和,与苏夫人相处亦极为友善。 没几个月工夫,冒府上下没有一个不妥悦的。

    ※※※※※※※※※※※※※※※※※※※※※※※※※※※※※※※※※※※※

    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九日,李自成大军攻进北京,崇祯皇帝吊死煤山。五月,福王即位,遂改元明年为弘光元年。又因吴三桂开关蜴降清,清兵趁虚长驱宣入,一路上破城拔关,如风扫残云之势。

    崇祯十八年五月,杨州、南京相继被清兵攻下。「铜山西崩、洛铜东应。」如皋城内人心惶惶,顿时逃得十室九空。冒辟疆见状,不禁大惊失色,忙与董小宛商议。小宛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我看,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如今只有避开锋芒,暂时躲避为好。」于是举家投奔盐官陈则梁而去。

    抵达盐官城时,才知陈则梁一家几天前就搬走,外出避乱去了。冒辟疆一家,身在异乡,人地生疏,举目无亲。冒辟疆又因途中落水,而发起烧来。

    隔了几天,冒辟疆就病倒了。恶寒发热,上吐下泻,董小宛与苏元芳叫拿出首饰去典当,换药来给冒辟疆服用。在小宛精心服侍之下,病情一天天好了起来。董小宛此时却面如黄蜡,体似枯柴,双目赤红,十指焦乾,婆婆和元芳几次要将她替换下来,她都不肯,说:「我能够竭尽全力把公子服侍好了,那就是全家之福。公子能够把病治好了,我纵然得病死了,也是虽死犹生。」

    此时如皋城内安定平和,冒辟疆奉老父之命,雇了小船,载全家悄悄的回到如皋,终结了将近十个月的风雨飘泊生涯。

    冒辟疆与董小宛回到如皋后,从此谢绝亲友,终日足不出户。此时明朝旧臣吴三桂、洪承畴等俱已降清,东林复社人物钱牧斋、侯朝宗等也相继依附新廷。冒辟疆却是息影家园,深居简出,誓不为仕,整天与董小宛宾从宴游。

    顺治八年董小宛这个秦淮一代风流奇女子,因疲劳过度病逝,终年二十七岁。冒辟疆为了追悼小宛,写下了小记叙董小宛生平,可歌可泣可感可叹的《影梅庵忆话》一书。将董小宛挚热的感情、坚强的意志、高尚的节操和非凡的才华,描绘得深切动人。就在冒辟疆八十二岁高龄时,还念念不忘董小宛,并在条幅上写下了一 首七绝:

    冰丝新颺藕罗裳,一曲当筵一举觞。

    曾唱阳关洒离泪,苏州寂寞当还乡。

    欢迎访问龙腾请记住收藏!我们的网址.ltshu. 网站手机版阅读!直接访问网址即可!

    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s.Com

    第二书包网(.shubao2s.)免费txt电子书站,支持在线阅读哦!如果本书不全或存在错误,请返回第二书包网下载最新电子书!

    <a href="">第二书包网</a>(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111.xyz)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