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丝袜文经典合集

第172部分阅读

    出来,三十几岁的身体略微有些丰腴,微微凸起的小腹并未给她的性感减弱半分,却带着她那种年纪特有的风韵,浑身上下马蚤媚入骨,催人只想犯罪!

    一个小人物的艳遇 第70章 不可撤销的强J

    荫茎更翘直了,硬硬的撑起在胯下,一次次的勃顶着棉质的内裤,我觉得自己好邪恶,暴力的热流渗入血液中。

    我拉开架势,重重的两拳打在宫菲花的小腹上,她啊的抬起了头,又低下去,双手捂着肚子,表情痛苦,我又重重两拳打在她胸前那对硕大的豪|乳|上,丰弹的团肉清晰的回馈给我弹性十足的感觉,真的好爽!

    浑身爽泰的感觉让荫茎葧起得发痛,我从来不知道暴力和性能够如此接近的相互关联,轻易就找到了互慰的通道,暴力的血腥和性的刺激交织着娱乐我的身心,充满了异样的新鲜感,我不犯罪谁犯罪?

    我刷的一下把宫菲花的长裙撕了下来,里面是一条白色的无托胸罩,薄薄几片布料几乎遮不住一对豪|乳|;一条白色蕾丝三角裤,黑黑的荫毛蓬散着溢出蕾丝的边缘,毛长而浓密;肉色的吊带丝袜,是闪光的,两条丰腴的美腿裹在薄如蝉翼的丝袜里,泛出一片诱惑的肉光,十分迷人。

    宫菲花瑟缩着双手护在胸前,恐惧已经让她无法言语,她像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瑟瑟发抖,她的无助和无力让我异常冲动,我一只手猛的钳住她的半张脸,用力的夹紧,把她的头抬起来,她的脸被夹得扭曲变形。

    我用三菱军刺撩开额前的一片头发,我要看她的眼睛,看看她是怎样的恐惧,我看到了,她很恐惧,非常的恐惧,但她的嘴角还在轻蔑的上翘,不知道是不是与生俱来,目光里除了恐惧,还夹杂着一丝狡猾,还有一丝跳跃的火光,是兴奋的火光吗?

    “你想找死吗?臭脿子!你是不是很兴奋?今晚看谁更厉害!”

    我叫道。

    我不能容忍她有一丝的兴奋,把手里的三菱军刺扔在地上,继续夹紧她的脸,另一只手用力的搧她上半张脸。她发出了呜咽的哭声,我又一个抬膝,狠狠撞到她的小腹上,她发出了沉闷的闷哼,我抓住她的头发往下扯去,她又发出啊的一声惨叫,我抱住了她,用力把她往地上摔去。

    宫菲花身形重重跌落,脚上一只高跟鞋飞出一米开外,她惊慌失措的四肢张爬,想站起来,却怎么也爬不起来,另外一只高跟鞋也挣脱了,蝉薄的丝袜很快被水泥地板磨破了,露出几根被涂成黑色的脚趾,膝盖处的丝袜也破了,渐绷渐裂的丝袜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她无助挣扎的样子充满了莫名的性感,催动我的X欲急速飞涨。

    我飞快的脱下内裤,撸弄着暴长得再无法暴长,坚硬得不能再坚硬的荫茎。

    宫菲花还在地上乱爬,我飞起两脚踢在她的肋上,她发出了更为惨烈的叫声,声音里传递出的痛苦,有如来自地狱,听着她的惨叫,我几乎就要S精。

    我从不知道暴力带来的快感竟然和性是等同的!一种异样的刺激热灼着我,欲火熊熊,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己,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暴J了这个女人,狠狠的暴J她!

    我骑到宫菲花的背上,抓住她的头发,把头摁到地板上,她哇哇的啼哭,哭声低沉有如鬼哭,丰硕的|乳|房被挤压着摊出了身体的轮廓,我摸索着跪下身体,夹坐丰软的肥臀上,把薄薄的丁字裤卷扯下去,抓住荫茎插入两股间。

    宫菲花知道我要干什么了,她拼命挣扎,我用力把她的头往后拽,她又发出一声尖叫,凄厉的哭声又起,我把她的头往地板撞去,又一声闷哼,再次把荫茎插入两瓣肥软的臀肉之间,疼痛让她再无法反抗。

    竃头穿过丰弹的臀肉,接触到了一个紧窄的洞口,那是肛门所在,我今晚就要爆了这个臭婆娘的菊花,我身体一耸,竃头撑菊而入,菊洞干涸,荫茎几乎插不进,我用蛮力继续挺进,不管干涩的肛门是不是被插裂了,我只想着自己爽,继续爆开肛门往里插,里面有点润滑,夹感更盛,再挺进,大半根荫茎停在了宫菲花的肛门里,肛门紧夹圈箍的感觉让我大爽。

    伴随着宫菲花痛苦的哭泣声,我抽锸了起来,她的哭声让我有些心烦,我挥掌给了宫菲花几个大嘴巴,还不停,接连再搧上两个,这下安静了,我继续抽锸,宫菲花紧攥着手忍着疼痛接受我的爆肛,脸埋在地板上低沉的呜咽,我用力狠狠的抽锸,干涩的肛道慢慢的有液体溢上来,那是肛门受到刺激分泌的肛液,液体越溢越多,很快因肛门太干引起的荫茎疼痛感慢慢的退去,湿润的肛门,让抽锸更顺畅,快感更强烈。

    宫菲花的哭声又大了起来,我用手封住她的嘴巴,把她的头往后扳,说道:“怎么样,宫总裁,爆菊的滋味很不错吧,是不是被搞裂了,是不是流血了?如果真是那样,还真是太好了!但你要敢拉出屎来,你就死定了!”

    我继续抽锸,继续暴干,像一只原始的野兽一样肆意的蹂躏到手的猎物。

    “哦,好爽,小屁眼被我的大荫茎干,真的好爽!你这样高贵的女人,排泄的地方被我这样不入流的小人物给爆了,一定很不甘吧?别不甘,慢慢忍受,很快你就适应了。小人物都是这样忍过来的。生活就像是爆菊,在痛苦中寻找享受,这并不是小人物的专利,像你们这样的人也应该体验体验。”

    我一边干着宫菲花,一边在她耳边挑衅。

    “我是没钱没本事,却干了你,干了你的屁眼,怎么样?你不能反抗了吧?不能反抗,你就享受吧,我自认还能满足你!哈哈……”

    我发出了得意的笑声。

    身下这个惊悚的上流女人的身体,让我充满了异样的快感,后进式的暴插,还原出人的兽性,荫茎一次次的狠进狠出,一种人性本恶的感觉也萦绕心头,让我不禁相信人总有欺凌弱小的本性,这种欺凌总在暴力中得到增长和提炼,在无助的目光里,在悲惨的叫声里得到快慰,人类就是一种暴力欺凌的动物,他们以前是这样书写历史,以后还是会这样书写历史,因为复仇的意愿是最自然的冲动,因为大部分罪恶都不曾受到惩罚。

    我把宫菲花翻了过来,爆够了肛门我还要插她的荫道。

    她的头埋在一堆卷缠纠结在一起,沾满了污垢的长发里,圆滚滚的双|乳|沾上了一层黑黑的尘土,|乳|头高高竖起——她也有性的冲动!

    我的手抚摸在|乳|房上,非常肥美,柔软,我挺动荫茎更深的插入荫道,里面泛滥成灾,和干涸的肛门有天渊之别,嫩嫩的肉芽刷得荫茎异常舒服,浓密的荫毛接触肌肤,像绸缎一般滑腻,上面沾有粘稠的阴液,原来在爆肛的时候她已经流汁溢水了,真难以相信,在强犦中她也开始享受了?

    宫菲花在呜呜呜呜的呻吟,残破的丝袜裹缠着两条颤抖的美腿,我的荫茎从分开的两腿间插入,插在唇丰肉厚的美岤里,虎虎生风的抽锸着,带起一片咕叽咕叽的抽锸声。

    宫菲花脸上升起一副既痛苦又不想陷入X欲快感的表情,她在抵触着让自己有性的冲动,她这种表情让我很享受,因为我的强J,她被剥夺了自主选择性欢对象的权利,因为我的强J,她不得不接受在自己没有欲望时进行交媾的残酷现实,这就是我想要的报复效果,我要让她在无法选择中,无法抗拒自己原始的欲动,我要让她感到被羞辱,让她因自己的情欲感到羞耻。

    我粗大的荫茎在卷肉翻缠的荫道里急进急出,也许是过度的性生活,或者是过度的自蔚,有些松烂的肉岤显得有些宽空,特别是滛液越积越多的时候,宽空的感觉更盛,持续一段的抽锸后,快感被压缩成狭窄的一条,十分不爽,荫茎竟有些渐然自颓,我靠,干个性生活过频的马蚤货还真他妈的不是很过瘾。

    我需要一些暴力来助兴,我毫不犹豫抡掌就搧,把正在低声呻吟的宫菲花又搧得高声尖叫,她下体的荫道突然一阵紧缩,圈握着急速抽出的荫茎,一阵强烈的快感刷起,我激灵灵一个振奋,好爽!

    我似乎掌握了宫菲花荫道舒缩的秘诀,只要她的阴肉松垮下去,我就一阵猛搧,那荫道必然像小嘴一样往后急速的吮吸荫茎,快感倍增。为了追求持续的快感,我一连串的猛搧,宫菲花的脸肿起得老高,变形的呈现在我眼前。这婆娘今晚真是被我折磨惨了。跟我斗,玩死你!

    我双掌撑地,支起宫菲花两条丝袜大腿,抱抬腰肢,让她丰翘的肥臀行起,扎着马步往下急速的抽送荫茎,悬空的吊插,荫茎进入得很深,抽锸的幅度更大,荫茎进入的角度和她卷曲的身体形成一个反角,被挤压的荫道肉褶刷在竃头上沿,快感很强烈。

    宫菲花两条悬空的肉丝美腿,随着抽锸一次次的晃动,在头顶昏暗的灯光投射下,在身体上形成一片模糊的晃影,阴影中间是宫菲花沾满灰尘,被泪水冲出道道黑痕,凄凄惨惨的面容,小嘴发出呜咽的呻吟,不知道是因为快感还是因为痛苦。

    神情凄迷无助,内心充满怒火,但她却无力反抗,无力改变被我强犦的事实,这让我很得意!

    宫菲花被我干得叫声再起,我收回撑在地面的手,抓住一条沾满尘土的肉丝美腿往她嘴巴里送,黑黑的脚掌被压进了她红艳的檀口里。

    “给我把丝袜舔干净了,如果有一丝不干净,你就死定了!”

    我恶狠狠的命令道。

    大半个脚掌被我压进了宫菲花的嘴巴里,残破的丝袜露出一截大脚指,被压到喉咙深处,大量的口水溢了上来,她咳嗽起来,一股冒着气泡的白沫被咳出嘴角,我继续压,宫菲花可怜巴巴的看着肮脏的脚掌几乎整个进入了嘴里,她发不出声音,也几乎喘不过气来。

    “舔!”

    我叫道。

    宫菲花艰难的在脚掌和嘴巴的夹缝中伸出一丝舌头,舔着丝袜上的黑黑尘土,丝袜脚封堵着嘴巴,她无法把舔刷下来的尘土吐出,只好咽了下去。滛威之下,她不得不乖乖的就范了,她的屈辱和顺从让我有复仇的快慰。

    在这个凄惨的女人在舔脏丝袜的同时,我还在暴干她,荫茎一刻不停的抽锸,不停的奴役她,强犦她,只要她有一丝不从和拒绝,我就暴打她!

    我肆意的玩弄她的身体,我狠狠的捏她的|乳|房掐她的|乳|头,我扯着她的头发让她低头看自己的生殖器被我插的样子,我把手伸进她的肛门里然后陶出来塞到她的嘴巴里,让她尝尝自己肛门的味道,我随意狠搧她大耳光,聆听空旷的停车场里她悲惨的叫声,总之一切叫我发狂,一切让我兴奋,无论是暴力还是性,在这凌晨深夜的停车场里,我就这么赤裸裸的把宫菲花给强J了,这就是我这个小人物不计后果对她的报复,这就是小人物之怒!

    我轮流干着宫菲花下体的两个腔洞,乐此不彼,直到有些累了,但惊人旺盛的精力却让我久久不射,宫菲花也被我干累了,先前是恐惧和疼痛让她不发一言,现在是虚脱的乏力让她无法出声,她绵软的就这么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任由我摧残,她双眼紧闭,发出微弱的呼吸声。

    我拔出插在宫菲花肛门里的荫茎,站起身来,保持一种姿势连续的暴干,腿脚有些发软,荫茎上沾满了下体腔洞的分泌物,很粘稠,一根颜色不明的液线从竃头顶端往下挂落。

    宫菲花刚刚被暴插的肛门一时无法复原,黄红色的菊肉往中央塌陷,形成一个深幽幽的空洞,呈现出一片凄惨景象。但她胸前两个硕大的肉球却依然挺拔,在惨淡的灯光下散发出迷人的光泽,先前沾染上的黑尘,留下一个个凌乱的指印,那是我玩弄肉|乳|留下的狂乱痕迹。

    我坐在宫菲花的小腹上,抓着长长的荫茎撩开宫菲花的一片头发,说道:“死了吗?是不是被我干死了?别装了,我还没玩够!你以为结束了吗?没有,我今晚就玩死你,玩死你!跟我斗,是你自己找死!”

    我抓着荫茎狠狠的抽宫菲花的脸,啪啪的声音响起,宫菲花那张脸先前被我搧得红痕满布,荫茎的狠抽一定让她非常疼痛,她从迷糊中醒转,看到眼前抽打她的是一根硕大粗长的荫茎,愤怒的表情立即涌现,但我根本不在乎,挥起荫茎从上往下,一声接一声结实打在她的口鼻上,她既疼痛难忍,也羞愤难当。

    我抬起她的头,抓着荫茎顺着下巴往上戳去,粗硬的竃头把她嘴唇戳得变形,嗷嗷直叫,一直抵到她的两个鼻孔间,我狠狠的按着她的脸,鼻子都被顶歪了,我还在用力的顶,她鼻子呼吸的热气喷在竃头上,她一定闻到了荫茎上混杂的各种液体的气味。

    “怎么样?闻到了吗?什么味道?这就是你身上的味道!一股马蚤味,明白吗?看到了吗?我就是用这东西强J你的,滋味怎么样?一定很不错吧?说说看,你给我说说看,告诉我滋味很不错,你很喜欢!”

    我狞笑的说道。

    宫菲花紧闭着嘴唇,她在倔强的抗拒我的命令,我毫不犹豫的又是重重几巴掌,打得她哀嚎连连,“你说不说?看你说不说!看你不说?”

    “别打了……我……哦……喔……我……喔……说……别打了……我说……”

    宫菲花被我强犦这么久,终于发出声音来,喉咙里积聚的液体,让她声音哽噎。

    “快点!”

    “滋味很不错,我……我……我很喜欢!”

    宫菲花照着我意思念。

    “大声点!我听不见!”

    “滋味很不错,我很喜欢!”

    宫菲花闭着眼睛说道。

    “什么滋味不错,说什么滋味不错?”

    我问道。

    宫菲花久久不答,我又是一巴掌,“快点说,睁开眼睛看着我说!”

    宫菲花睁开眼睛,大滴大滴的眼泪流出眼眶,混着黑色的化妆眼影颜色,双眼显得有些恐怖,“我说……我说,干……干我的滋味……”

    “什么?我听不见,干?什么干?”

    “我说……干我的滋味很不错。”

    她一个咬牙。

    “还有呢?”

    我还不满足。

    “操我的滋味很不错,我很喜欢!”

    宫菲花憋了一口气,大声的说了出来。

    “说我被干得很爽,我还想被干,还想被操,求求你再干我,操我。说!”

    宫菲花的回答让我有种虚荣的快感,荫茎勃挺得很硬。

    “我……我被干得很爽,我还想被干,还想被操,求求你再干我!操我!”

    宫菲花的眼泪又大量的涌了上来。

    一种变态的冲动涌起,我居然为这种变态的问答游戏刺激得无法自已。

    我仰头大笑,身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你还要我干你,操你是吗?”

    我轻蔑的看着宫菲花。

    宫菲花点点头。

    “可是我已经玩腻了,怎么办呢?”

    宫菲花有些紧张起来,她不知道我会干什么。

    “你身上还有什么地方能玩的吗?”

    我的目光落在宫菲花的肥|乳|上。

    宫菲花盯着我,非常紧张。

    我抓住宫菲花巨大的肉|乳|,大力的揉搓挤按|乳|头和|乳|晕,肆意的玩弄,|乳|头很快挺了起来,满手丰满的|乳|肉,手感非常好,我按着竃头在两粒粗粗的|乳|头上揉搓、挑动、压弄,|乳|头的颜色红得发黑,中间凹陷的是|乳|腺的开口,葧起的情态有如荫茎,我用力将硬硬的|乳|头顶得深陷下去,四周包围的软软|乳|肉把我有如鹅蛋般大小的竃头包住了,坚硬的|乳|头顶着马眼,只需轻轻的摩擦,异样的快感立马传来,刺激非凡。

    我用手按着两只巨|乳|夹住了长长的荫茎,推动荫茎在深深的|乳|沟里往复抽锸,我从没有和女人进行过|乳|交,今天就拿这婆娘来试一试。

    荫茎在两团|乳|肉中间进进进出出,每当竃头缩进柔软的|乳|肉里,那光滑细腻的感觉就胜过荫道潮滑湿软的感觉,每当竃头钻探出两团白肉,直顶脖颈,那头角狰狞,粗黑的荫茎和雪白|乳|房形成的强烈对比,视觉上的刺激就让人体会到正常性茭无法体会的美妙感受。

    我双手夹紧了|乳|房,抽锸的幅度越来越大,竃头一次次的顶着宫菲花的下巴,每一次她都被顶得的头往后仰去,为了加大刺激,我一边夹着荫茎不停的抽锸,不时的还对|乳|房狠狠搧上几巴掌,|乳|房疼痛引起的宫菲花的哇哇惨叫,刺激得我的荫茎勃挺得更厉害,我喜欢这种暴力中|乳|交的感觉,看着宫菲花酥胸被蹂躏,胯下荫茎前面,一张痛苦的脸,一种征服的快感就油然升起,身心也得到最大的愉悦和满足。

    “用你的手拿着|乳|房夹我的荫茎,夹紧了,要让我不爽,你就死定了!”

    我又对宫菲花发出命令。

    在我的滛威下,宫菲花不得不双手按住豪|乳|夹紧我的荫茎,我继续抽锸,荫茎钻进钻出,我拉着宫菲花的头发,把她的头扯了上来,恶狠狠的说道:“用舌头舔,舔它!小心点,你要敢咬,你今晚就死定了!”

    宫菲花已经失去了抵抗的意志,非常温顺的伸出粉红的舌头舔撩在竃头上,一阵酥痒的感觉传来,哦,他妈的舒服死了。

    我捡过扔在一旁的三菱军刺,抬着宫菲花的头,把三菱军刺插在她脸侧,预防她做出出格的举动。明晃晃的锋刃近在咫尺,宫菲花神色大骇,非常认真的一次次舔撩从双|乳|间钻出的竃头,不时的还圈着嘴巴圆圆的吸住竃头,用力吮吸,|乳|交和口茭相互交加的刺激,让我喘气如牛,激爽连连。

    荫茎深陷|乳|沟里往来不停的享受着|乳|交的快感,每次钻出又被宫菲花的红色檀口接住,享受着被吮吸的温暖和湿润,丰软的|乳|肉,圈圆的檀口,荫茎在双重的刺激中不断的勃大,很快我就顶不住了,荫茎达到了极乐,达到了形神俱散的极乐!

    在一次狠狠的抽锸过后,竃头被宫菲花牢牢的含住,紧紧的吮吸,剧烈的刺激让荫茎抖动着飚射起来,荫茎往复抽动S精的动作很有力,全身一阵抽搐感,腿间紧绷,我放开军刺,两手牢牢的抓住宫菲花按压双|乳|的手,更紧的把|乳|房夹住荫茎,荫茎还在宫菲花的嘴里,大量的J液射进了她的嘴巴,她还在紧吸不放,酥麻的快感连带极度的S精高嘲,让我整个人颤抖着几乎窒息,涌出的J液一波又一波。

    快速有力的激射让宫菲花有些花容失色,满口的J液流溢出她的嘴角,黑红粗壮的荫茎和她红得发黑的嘴唇紧紧相连,就像本来就是这般生长的一样,她紧紧盯视着荫茎和她嘴巴的结合处,眼睛里突然透出一股怪异的目光,我确定那不是恨的目光,而仿佛是一道光摧开了一扇黑暗的门,有阳光射投进来,五彩斑斓。

    我就这么在宫菲花的嘴巴里口暴了,在一个我复仇的女人的嘴巴里S精了,在一个我极尽虐待之能事,极尽暴力摧残的深夜里,达到了极致的高嘲,J液还在涌出,不停不断,荫茎强有力的抽搐几欲将马眼撕裂,射了又射,一射再射,直到一种精尽人亡的感觉从两腿间传来,荫茎再射不动的时候,我倒在了宫菲花软肉铺陈的怀里,好像这么多年所有的压抑一瞬间都得到了宣泄,如释重负。

    ──────────────────────────────────────────

    下载尽在---520电子书

    [提供下载]520电子书

    来自互联网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

    <a href="">第二书包网</a>(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111.xyz)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