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被同学包养的妈妈

第11部分阅读

    一点都不感到尴尬,反而理直气壮的跟学生多「借」点钱。

    「老师!」

    我重重的说出这两个字,就像有一块大石头压在头顶一般。接下来的话让我如何开口,实在是一个难题。如果太直接了的话很可能就会直接和谢秃顶撕破脸,以他的为人我马上就要升高三了,除非我转学,否则就要处处被他欺负。如果我不再提了,仍旧受制于他。还是要给他当自动提款机。

    「爸,我想吃肯德基了。再给我买点去!」

    谢秃顶的女儿的声音再度从车后排座里面传过来。

    谢秃顶听了女儿的话点了点头,把脸转向我:「你待会再去买一份全家桶过来,记住八点半之前一定要回来。」

    无耻!真的太无耻了。

    我现在真想就这些秃顶的脑袋狠狠修理他一顿,但我没敢这么做。我强压住着怒火说:「谢老师,我只是一个学生。哪来的那么多钱,您身上不是有钱吗?怎么还用跟我借。」

    从来都是在学校里打横的他自从几年前借着那个学生的事,向学校里的人展示过自己的力量以后,除了几个后台硬的自己惹不起,必须要小心翼翼的躲着。

    其余的老师学生还不是自己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嘛?这个吕小明跟校董的公子走得很近,身上穿的用的都是一身名牌。

    而校董的公子学习进来也开始变得好了起来,相信校董一定给了这个小子不少好处。自己作为老师把昂住自己的学生分担一下义务花一点他得来的钱,这是在帮他。自己纯粹是一片好心呀!

    「你是什么意思?」

    谢秃顶听了我的话明显一愣,下意识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谢老师,昨天您让我逃课给您买肯德基的钱还没还我呢!」

    我瞪着眼睛说道。听了我的话后,谢秃顶用一种差异的眼光看着我,就像是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我毫不畏惧的和他那对母狗眼对视着,大约有一个世纪的漫长感觉谢秃顶才冒出一句话来:「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怎么不说一句「我爸是李刚」,我心里想着,嘴上却回答道:「您不就是谢老师吗?赶紧还钱!」

    谢秃顶用力的点了点头:「好、好!」

    接着一踩油门天籁扬长而去。我只好回教室去了,到了里面小刚冲我招招手示意我过去,当我走过去的时候他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

    我把事情向他讲说了一遍。小刚听了之后一拍我的肩膀说:「待会下课间操的时候我去跟你要钱去,相信他还得给我些面子。」

    我点了点点头,时间很快的过去了。

    上课铃敲响的时候,进门的居然是谢秃顶。第二节课不是汪涵老师的语文课吗?谢秃顶进来之后,冲着下面大声说道:「由于一些原因,汪老师的语文课和我的英语课换了一下挪到下午去了,所以请同学们把英语书拿出来。我们上英语课!」

    听到谢秃顶的话以后,教室里的血神纷纷把语文课本收起来把英语书拿了出来。看到同学们的表现谢秃顶显得非常满意,扫过全班自以为是的点了点头。我的心莫名的一紧,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要发生一样。

    讲台上的谢秃顶用力一拍桌子上的一打卷子:「今天咱们先不讲课,先说一说上会小测的成绩。」

    教室里顿时一阵交头接耳,谢秃顶用力拍了一下板擦:「安静!这次考试总体还是很不错的,而且……」

    说到这里谢秃顶把脸转向了我和小刚的座位,一股不安浮上我的心头:「我们班的小刚同学在这次测验中居然考到了69分的成绩,虽然对大部分同学来说这个分数并不怎么太高。但是这是小刚同学改变的依据,说明他已经开始有上进心了。大家鼓掌!」

    说着谢秃顶首先鼓起掌来,不接着一片掌声响起,小刚不好意思的站了起来走上讲台接过试卷回到座位后小声的冲我说了声谢谢。

    谢秃顶接着说:「我们班这次英语第一名的同学居然考了99分,的成绩。全年级第一!」

    班里顿时又响起一阵嗡嗡声,大家开始小声的议论这个变态会是谁。我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谢秃顶挥了挥手制止了大家的议论,教室再度安静下来。

    「能够教出这样的学生,老师很高兴。但是……」

    谢秃顶的脸上的笑容随之消失话锋一转:「有一些学生自以为学习好就可以随意而为。」

    听到这里我的心往下一沉。谢秃顶的眼睛瞄了我一下接着说:「居然开始逃课,虽然是自习课。也是无法原谅的,自以为是胡作非为。」

    果然,看来是专门冲着我来的。因为在听到谢秃顶的话后,就已经有前排的学生转过头来望着我了。我的心一下沉到了谷底,旁边小刚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失不见。

    看到自己的目的达到了,谢秃顶的脸上露出一个自得的表情,接着说:「相信大家也应该知道他是谁了吧?」

    全班的注意力刷的一下子全都集中到了我身上。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谢秃顶似乎很满意自己造成的效果,但是这一切显然还无法达到他满意的程度。

    接着谢秃顶伸手一指:「我说的这个人就是咱们班英语全年级的第一名的吕小明!」

    顿时我的脑子就炸了。

    第23章

    接下来教室里顿时炸开了锅,各种各样的议论声传入了我的耳中。后边忽然有人捅了我一下,我回头一看发现是小刚。小刚一脸古怪好奇的看着我,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而讲台上的谢秃顶看在眼里开口说:[吕小明你回头马蚤扰同学学习干嘛?想破坏别人认真学习的态度?]谢秃顶的话一出口,一些平时在班里阿谀献媚的家伙马上的声附和:[对,没错!吕小明上课总是说话,让我没法用心听谢老师的课。][他还老爱招事,捅这个斗那个。我们的学习气氛全都被他给破坏了!][说的没错!把他开除!][听到了吗?]谢秃顶用手一指我,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有这么多同学反映你的品德败坏……]?

    [还好吧!]小刚拍了一下我,偌大的操场上就我们两个人。我心里难受得要死,这才一个上午的时间。我就从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变成了富家子弟的狗腿子小混混,谢秃顶,我操你妈的。你个王八蛋狗娘养的![唉!]我叹了一口气,还好有小刚这个肝胆相照的好兄弟在这里宽慰我。我摇摇头:[没事!我不拍他,大不了转学就是了。]小刚就要掏出手机,我急忙伸手拦住他:[不用了,不能凡事老麻烦你。]小刚只好放弃了掏手机,可还是气呼呼的说:[谢秃顶做的根本就不是人干的事,大课间你也知道,要不是由我在的话。他就给你泼上墨汁了。]我只是点点头:[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我还就真栽了。].说到这儿,我眼前不由又浮现出中午课间操那一幕:一节英语课简直成了对我的批斗大会,在好几位热心不拍黑恶势力的『受害者』揭发下我的种种『劣迹』被陈列出来如:陈顺被我打了一拳,至今心口还经常隐隐作痛;夏三由于在我的课本上做了点「笔记」被我拿书抽了一下,结果牙都松了。想把废纸没丢垃圾桶里、践踏草坪,上课小声说话、回头跟人借东西、种种劣迹都在正义善良的谢老师的庇护下一一被检举出来。站在讲台上的谢秃顶听到这些「好同学」如此意无反顾的检举揭发,嘴咧到后脑勺去了。不过有意思的是,一个小子居然说起了小刚的坏话,结果被谢秃顶当场臭骂了一顿。也从功臣变成了我的同党,接受批斗审判。看来谢秃顶欺善惧怕权贵的表现先后,许多同学都面露不屑。对于那几个检举的功臣更是投来轻蔑的眼神,吓得那几个小子有些不敢说话了。唯独讲台上的谢秃顶还陶醉在自己所营造出的气氛当中。

    中午,我独自一个人溜达在外面,只是吃了一碗牛肉面。就在我刚走出美食一条街时,四周迅速围过几个人来,其中一个黄毛指着我问:「你是吕小明吗?」

    我一看架势不对,急忙寻找逃跑的空隙。我一边口中应付着:[有什么事吗?哥们!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可以跟我说。],我伸手从身上掏出仅有的几张百元大钞,不得不说小刚对我很不错。他经常劝解妈妈多给我一些零用钱,以备不时只需;刚开始的时候妈妈死活不同意认为我手里有够吃饭的钱就可以了。如果给多了会让我养成花钱的习惯。而小刚就据理力争的那自己做例子,跟妈妈讲道理。

    妈妈无力反驳,最终只得答应小刚给我放大零花钱的限度。

    我把手里的钱递到黄毛面前:[小弟身上也没带多少钱,就这么点,请几位喝点酒,大家交个朋友怎么样?]周围几个家伙一看我居然拿出钱一副要破财免灾的样子,顿时一喜这次还能意外捞一笔。注意到周围热切的目光,黄毛有些不自然。伸手接过我递上的钱说:[别以为给钱就能了事,告你爷照样打你。]周围几个小子也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但是注意力却都集中到了黄毛伸出的手上。

    我猛地一抓黄毛的手,用力狠狠把他甩向一边,黄毛的身体力马撞在了围在我左边的两个人身上,围着我的包围圈出现了一个裂口,我抓住机会飞快的逃了出来。

    死命的往学校跑去,等几个小混混反应过来我已经跑到了校门口。再追肯定是来不及得了,我一路狂跑进了校门,就看见那几个小混混从挺老远望着我,就是不敢到校门口来。其中那个黄毛伸手朝我指了指,嘴里不知道说着什么。然后几个人很快的就离开了,估计是害怕我找人来报复他们。

    下午刚上课,教导处的就来人了。汪涵老师更是一脸诧异的看着我被带出了教室,来到教导处孙主任和谢秃顶都坐在里面。旁边还站着一个有些猥琐瘦小的学生,我认出了那个小子是五班的杨伟。一个非常懦弱但又十分好色的家伙,经常偷窥女生,所以很不招人待见,大伙都管他叫阳痿。

    杨伟一看我被带了进来,就说:[孙主任,没错就是他。]孙主任看到是我之后,狐疑地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谢秃顶转头问杨伟:[这位同学,你是不是搞错了?是不是同名的人要不就是你看错了。]杨伟听了孙主任的话脸一下子就变白了,眼睛一直看着谢秃顶。

    孙主任一看杨伟的表现便没有在搭理他,而是冲着我说:[吕小明同学,我们叫你过来是有点事需要你配合调查一下?]我被弄得莫名其妙只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孙主任继续说:[听说咱们区这次知识竞赛冠军就是你?]我点了点头;[孙主任您找我有什么事?][是这样的我们学校最近女生宿舍经常丢东西,]孙主任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有些尴尬的说:[其实呢,丢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物品。最近一段时间咱们女生宿舍楼一些挂在外面晾晒的衣物被人偷了。

    最主要的是被偷的多是一些女孩的贴身小物件,例如内裤、||乳|罩丝袜一些的。就连住校的女老师也不例外,所以影响很不好。].最近学校里确实风传闹流氓偷女生内衣的事,我听班里几个住宿的女生谈过。似乎就连汪涵老师的内衣裤都被偷去了好几条。闹的许多女生都不敢把洗过的内衣晾在外面。不会是怀疑我偷的吧?

    我脑子里转过来这个念头,再加上谢秃顶就在一旁。不会又要在算计我一把吧,坐在旁边的谢秃顶有些急了,站起来就说:[杨伟同学跟我反映就是你偷了那些女生的内衣,还不老实交代。]孙主任急忙劝道:[老谢别急着下结论,我们不是还没调查呢吗?再说了叫小明同学过来只是了解一下情况。]谢秃顶听了孙主任的话就有些急了:[哎呀,老孙连目击者都找来了,这是还能有假吗?是不是杨伟!]说着谢秃顶冲着杨伟一喝。[什么?么?谢老师?

    ]杨伟吓得一哆嗦。[就是吕小明在学校里偷女生内衣的事?]谢秃顶说道。[没错,那天晚上我亲眼看见的。]杨伟一看谢秃顶那副要吃人的样子急忙应道。

    我看着杨伟问道:[你看到什么了,]杨伟本能的往后退了几步直接就顶在墙上了。谢秃顶一看自己找来的「证人」如此不济冲着他吼道:[你把那天晚上看到的是说出来?]杨伟吓得闭上了眼睛大声说道:[前天晚上我亲眼看到吕小明在女生宿舍楼下头挂在外面的内衣。啊——]谢秃顶听了杨伟的话,冲孙主任那一点头:[老孙你听见了吧?]孙主任只是摇摇头:[老谢你这么做实在是太武断了。我们得有证据,][还要有什么证具。]谢秃顶一指杨伟质问道。

    既然撕破脸了,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也和小刚见过许多的大阵仗,眼下这点事还镇不住我。我冲孙主任说:[孙主任,我问杨伟几个问题行吗?]孙主任点了头:[你问吧?]我冲杨伟一笑,这小子吓得一哆嗦,紧张的看着我问道:[你?

    你要干嘛?谢老师在这呢。]我说:[杨伟,我问你几个问题,]杨伟点点头:[说?说吧。][你是从什么地方见到我偷女生的内衣了?]我冷笑着问道,[女生宿舍楼。]杨伟毫不犹豫地答道。{奥!}我点了点头:[什么时间?].杨伟说[十一点吧!]我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咱们学校十点准时封宿,十点半准时熄灯。杨伟你怎么还从外面四处逛荡,怎么不回宿舍?][我?

    我?我?我、我]杨伟一连串的我就是没有下文。我看着孙主任问[主任,咱们学校几点封校门,院墙有几米]?[八点半准时封校,院墙有四米高。]孙主任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得到答案后,我又再度问杨伟:[你是从哪看到我偷女生内衣的?].[女生宿舍楼。]杨伟u头上冒出了汗[杨伟大晚上的你不睡觉,十一点多了你从外面瞎逛游神马?难道没碰上巡逻的保安吗?]我看着他问,[我躲着他们呢,不对,我是九点钟那段时间看到你的。]杨伟似乎意识到了,急忙改口说。[拿别人上晚自习呢,你怎么就溜出来呢?你干什么去了?]杨伟无言以对了。我继续说道:[就算我偷女生的内衣,我怎么进来的。刚才孙主任也说了学校八点半准时封校,任何人都进不来,学校的院墙有四米高,怎么翻进来?还有你大晚上的跑到女生宿舍楼去做什么?男生宿舍楼挨着教学楼,女生宿舍紧邻体育馆,中间差距七八百米。你从学校紧东头跑到紧西头的女生宿舍去做什吗?]听了我一连串的话,杨伟的脸变得比白纸还白。孙主任听了我的话连连点头,一旁的谢秃顶连挂不住了,杨伟是他找来的证人,如今却被审贼的似的问得哑口无言。这不是再打他的脸吗?张口就要说话,不过却被孙主任拦下了。我嘿嘿一笑:[杨伟,我听说女生宿舍楼丢内衣的时间大都集中在你说的这两个时间。该不会那个则就是你吧?]听到我说他就是那个偷内衣的贼,杨伟面如死灰顿时摊在了地上,呻吟地说:[你?

    你怎么知道?]谢秃顶始料不及,事情会如此急转直下,开口就对我嚷道:[吕小明你要干什么?][谢广坤我操你妈的!]

    第24章

    随着一声愤恨的怒骂,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闯进了办公室。一扬手狠狠地扇在了谢秃顶肥厚的大脸蛋子上,顿时一个清晰的手印出现在了哪里。谢秃顶当时就懵了,其他的人也跟着蒙了。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漂亮女人又抬起另一只手给谢秃顶的另一边脸来了一下子,随着第二下大嘴巴谢秃顶也反应了过来,伸出双手捂着自己的脑袋哼哼道:[哎呦……哎呦……疼死我了……你干嘛打人!][呸!老娘打的就是你这个人渣,王八蛋、死变态!]漂亮女人啐道,就要抬脚踢谢秃顶的裤裆。孙主任在一旁看了急忙拽住漂亮女人:[崔老师,到底怎么了?别动手打人啊!].我一看原来是来我们学校实习的体育老师崔蕾蕾,说起这个崔蕾蕾可是不简单今年只有十九岁可是性格泼辣得很。动起手来即便三四个大男人都近不得身,平时总是喜欢穿一身红色的运动服,所以大家私底下都管她叫小辣椒。听说家里面非常的有势力,学校里的年轻男老师追求的重点对象。总算把崔蕾蕾拉住了,孙主任才为了转移注意力才问:[小崔到底怎么了?我和老邪正办公呢。]崔蕾蕾气呼呼地指着谢秃顶说:[孙主任,谢秃子不配当老师,这个家伙就是一个活脱脱的人渣。]孙主任被崔蕾蕾的话给弄得莫名其妙,一脑子的问号。

    不等孙主任开口说话,崔蕾蕾这个小辣椒就先发开飚了:[姐妹们都进来,让孙主任看看这个谢秃顶是个什么东西。]随着小辣椒一声令下七八个漂亮的女老师鱼贯走进政教处办公室,小辣椒在最先进来的一个女人手里拿过一个男用挎包,拉开挎包的拉链狠狠地砸在谢秃顶身上。随着力道的震动,许多见各色的性感迷人内衣从挎包里掉落了出来。其中有一条粉色的薄纱小内裤套在了谢秃顶头上,显得非常滑稽。不过小内裤主人的腰一定很纤细,罩在谢秃顶脑袋上又缩了一下。我扫了一眼进来的几个女人,居然都是学校里的教职工还都是很漂亮的。

    天哪,汪涵老师居然也在里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死变态,还我内裤!]小辣椒说着走向谢秃顶,谢秃顶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伸手把套在谢秃顶头上的小内裤拿下来揣进口兜里,小辣椒才气呼呼地走到几位美女老师跟前站在一起。

    [李老师、汪老师、刘老师、陈老师````````你、你们这是·······?

    ]孙主任看着散落一地的小内裤,急忙根近来的几位女老师打招呼希望破除掉尴尬的气氛。谢秃顶对地上的那个挎包盯得死死的,好像所有的人全都消失了,他的眼里只有那个挎包了。我也望去,总觉得这个挎包似乎十分的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对了谢秃顶平时就总挎着一个这样的包,上回一个同学动了一下他的包结果被他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T听到孙主任的话,一众女老师顿时变得脸都红红的。显得十分扭捏,就连平时最为落落大方的汪涵老师都显得非常的害羞。不过还是有小辣椒之称的崔蕾蕾率先开口说话了:[孙主任,我们听说抓住那个偷内衣的贼了,所以就一块过来看看。顺便提供一点证据,也好让我们这些受害的姐妹出出气。]孙主任听了小辣椒的话,顿时一阵尴尬。因为对于谢秃顶的为人他十分清楚,就在小辣椒崔蕾蕾刚来学校的时候,谢秃顶就跟人家耍过流氓。小辣椒如果不报仇的话才怪呢,孙主任刚要开口说话,小辣椒更先一步说话了:[谢秃顶这回被我们抓住了,看你还有什么话说。]孙主任听了小辣椒的话,急问;[崔老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还有学生在呢!].小辣椒的话都如此明了了,孙主任要是还不明白的话他这些年官场就白混了。虽然知道小辣椒有些背景,但是这件事关系到学校领导层的面子,必须得尽量捂住喽才行。才会出声质问小辣椒,以此来提醒她还有"外人"在。小辣椒朝我和杨伟一看:[这两个学生怎么了?]听到小辣椒如此直白的"傻"话,孙主任感到头一晕险些没背过气去。显然没有料到小辣椒如此极品,急忙说:[崔老师,还是让这两个学生先走吧。].小辣椒向后望了一眼,看到汪涵冲她点了点头,知道我是汪涵老师的学生后,问道:[小弟弟你叫什么?犯了什么错呀。]小弟弟,一听这个词我一翻白眼,这个崔蕾蕾的智力和她的胸真的成反比例:典型的有胸无脑。听到小辣椒叫我小弟弟,跟在后面的几个女老师忍不住都"扑哧"的笑了。孙主任在一旁赶紧对我说:[小明、杨伟你们两个先回去吧。]杨伟听了孙主任的话如蒙大赦,急急忙忙的就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趁你病要你命,既然你有心要害我,而现在有把柄落在我手里现在又是天赐良机。要是不善加利用的话就太可惜了。我开口说:[孙主任现在您知道我不是偷内衣的贼了吧?阳痿也给我诈出来了。您还不惩办他?].听了我的话,汪涵老师一皱眉问我:[小明告诉老师,你刚才说的是什么?]天哪!汪涵老师你真是太配合我了,我看了一眼谢秃顶说:[谢老师说有人发现我偷女生的内衣,就把杨伟叫来作证。没想到那个贼就是阳痿,这个包大概就是他的吧?]我故意伸手一指地上装满了内衣的皮包。看了一眼旁边的谢秃顶,这家伙如同野兽般狠狠瞪着我。如果可能的话他绝对会把我活活掐死,不过想法如果想要实现的话,他必须要先解决掉眼前的这些丢了内裤的女人。

    [原来还有一个共犯呢,我们说怎么都找不到你作案的时间]小辣椒一听我的话,顿时就不干了大声的嚷嚷着要去把那个弓犯规抓回来。但却被其他的女老师给拦下了,而后又对我说:[这位同学如果给你机会你敢不敢作证,]我点了点头表示愿意。离开了阵脚出之后我就要回教室,相信这一会这么多女老师也够谢秃顶喝一壶的了。当我走到楼道转交的时候,一只手从后面拍了我一下:[请问你是吕小明吗?]我回头一看居然是小刚加的那个司机福伯,转过身来问:[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福伯冲我一笑:[小明同学,我家少爷就住在你家吧?

    ]我点了点头,不会是要对我做什么吧。想到这我不由得和他拉开了距离,看到我脸上戒备和可以离开他。福伯一笑;[别误会,我是不会伤害你的。再说你和而我家少爷是好朋友,我怎么会伤害少爷的好朋友呢?]但是我还是警惕的与他保持着三米的距离,问道:[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福伯人就笑眯眯的说:[别怕,是我家老爷要见见你。我们是不会伤害你的。就是小刚的爸爸!]福伯看到我一愣急忙解释说。[我还要上课呢!]我找了一个理由打算敷衍过去。福伯听了我的话毫不在意的说:[放心我早就帮你请了假,不用担心旷课受罚。]说着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张纸递给我看。果然上面盖着校长的办公章,纸条上面的大意是我有事所以请了一下午的假。

    [这下放心了吧!]福伯走上前把假条放在我的手里,我点了点头。[既然没事了就跟我走吧!]福伯说道,然后就转身下了楼去我跟在他后面也下了楼。

    来到停车场前福伯拉开一辆奔驰车的车门示意我坐进去,随后福伯也上了车。一汽发动机汽车启动之后往前移动把旁边的一辆车给挂了一下,我急忙提醒前面开车的福伯,福伯只是不屑的一笑回头冲我说了一句[这只是开始!].我仔细一看旁边被刮的那辆汽车,那是一辆蓝色的汽车,在前后两扇车门上一条长长的刮痕横在哪里,十分的显眼。咦!这不是谢秃顶的车吗?报应!活该!至于刚才伏波说的那句或我早就忘记了。奔驰开出了校区,渐渐朝商业街缓缓开去,最终停在一座茶楼前。福伯下车为我打开车门:[我家老爷就在上面,跟我来吧。]福伯把我带到了二楼的一个包厢,轻轻敲了几下门:[老爷,我把少爷的朋友带来了。

    ].[进来]很平常的两个字,但是说话的语气里打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得到允许,福伯才推开了包厢的门走了进来。只见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坐在一张藤椅上,他的脸型跟小刚有几分相似。中年人向我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我坐在另一把椅子上。耳福伯在我进来后就退了出去把门关上了。

    中年人朝我一笑自我介绍道:[我是小刚的爸爸,你就是小刚最好的朋友小明吧。按理你还要叫我一声叔叔呢。呵·呵].面对小刚爸爸使我不由得拘谨起来,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气场。只是轻声跟他说了声:[叔叔好]小刚爸爸"嗯"了一声。接着小刚爸爸又对我说:[我听学校的老师说小刚最近的学习成绩有所提高,我想应该是你在帮助小刚把。对于小刚的学业我可是很操心的,平时我要忙工作,很少有时间来陪小刚。对于他的学习也是很少过问,平时都是由福伯照顾他。福伯是下人所以很难管住小刚,我也很伤脑筋。不过自从小刚交了你这个朋友之后居然开始爱学习了,我真的很感动,总算可以对得起他死去的妈妈了。]我听到小刚爸爸对我的夸奖,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说道:[叔叔您太客气了,我很小刚是好朋友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不,你能帮助小刚学习好,我要感谢你!]小刚爸爸说着变魔术般掏出一打钱来放到桌子上:[这是给你的,希望你以后要多帮帮小刚。]看着桌子上厚厚的一打钱我愣住了,下意识的问了一句[这是干什么?]小刚爸爸听了我的话一笑,把钱又收了起来对我说道:[这我就放心了,看来你是真的拿我儿子当好朋友,能够交到一个真正的朋友实在是太难得了。]靠!原来刚才一直是在试探我,我心中对小刚爸爸的好感顿时降低了。居然处处防着试探别人,看来有钱人也过得不咋样。小刚爸爸看我脸上不高兴急忙转移话题:[对了,上午小刚给我打电话说你在学校里遇到了点麻烦,我帮你摆平如何,就算近一点长辈之力吧。]我说:[谢谢叔叔!]我和小刚爸爸又东一句西一句的聊了起来[小明,小刚住在你家里怎么样啊?]小刚爸爸问道。我一愣,没有想到他会问这个。[我知道小刚和你妈妈的情况。]小刚爸爸变得严肃起来。[小明你知道吗?现在我儿子很你们母子的关系十分的尴尬,]我点点头。见我没有说话反驳,小刚爸爸松了一口气接着说:[小刚和你是好朋友,而你的妈妈又是小刚的女人。小刚也算是你的继父,但你和小刚是同学是好朋友。而你妈妈是小刚养的小老婆,你说是不是很尴尬?]我只是点了点头,小刚的爸爸又接着说:[你也知道小刚比你还要小一岁,而你的妈妈足足比他大了二十多岁。而且小刚很孩子气,和你妈妈在一起也许只是贪图你妈妈的美丽。而你妈妈之所以愿意跟小刚在一起,也是为了抚养你给你创造一个好的成长环境。][不!我妈是真的喜欢小刚!]我大声反驳道!

    [但是小刚贪图的是你妈妈美丽的身体,十年后二十年后你妈妈会变成什么样?到时候小刚还会喜欢人老珠黄的你妈妈吗?]小刚爸爸循序渐进的开导着我[而到时候的小刚年富力强,而你妈妈却已老去,所以他们并不合适。][你说怎么办?]我问,小刚爸爸开口说道:[让他们两个分手,咱们可以相互合作。

    我劝小刚,而你负责做你妈妈的思想工作。要知道我们这样做并不是要拆散他们,而是在挽救他们。懂吗?].原来说了半天还是要拆散妈妈和小刚,我嘴上说道:[这件事情您找错认了,我是不会破坏,妈妈的幸福的。]小刚爸爸听了我的话继续说道:[你放心,关于你们母子的生活我完全可以保障。你们现在住的房子、开的车我一样都不会动。而且还可以给你们一百万,并且我还可以保证送你上名牌大学。当然了,这一切都是在你自愿的情况下,我是不会为难你们的。]小刚爸爸说的很郑重。我低头想了一会后抬头问道:[您到底想要做什么?]小刚爸爸一摇头:[我说的话就只有两点:一我希望你帮助小刚提高学习成绩,让他顺利考上大学;二做一做你妈妈的思想工作,她和我儿子根本就不合适。

    我听了小刚爸爸的话说:[小刚和我是好朋友,帮助祝朋友是应该的。但对于第二点我却无能为力。我不会阻止妈妈追求幸福,相反还会祝福他们。]说完我起身朝外走去,[我还是会帮你的!]小刚爸爸说了一句。(TET文学首页http://www.tete111.xyz)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